《风月情仇》第十八章悲欢离合永无憾免费在线阅读。
全书免费发红包的qq群网
全书免费发红包的qq群 免费发红包的qq群 科幻免费发红包的qq群 乡村免费发红包的qq群 网游免费发红包的qq群 仙侠免费发红包的qq群 竞技免费发红包的qq群 热门免费发红包的qq群 都市免费发红包的qq群 言情免费发红包的qq群 穿越免费发红包的qq群 灵异免费发红包的qq群 军事免费发红包的qq群 官场免费发红包的qq群
免费发红包的qq群排行 校园免费发红包的qq群 推理免费发红包的qq群 总裁免费发红包的qq群 同人免费发红包的qq群 架空免费发红包的qq群 玄幻免费发红包的qq群 武侠免费发红包的qq群 综合其它 经典名着 短篇文学 重生免费发红包的qq群 历史免费发红包的qq群 全本免费发红包的qq群
好看免费发红包的qq群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全书免费发红包的qq群网 > 武侠免费发红包的qq群 > 风月情仇?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095? 时间:2019-9-9? 字数:15574?
上一章   第十八章 悲欢离合永无憾    下一章 ( 没有了 )
  二月二上午,李佩珠一举生下二号。袁千当场决定让此子姓李,李佩珠直极含泪申谢不已!

  不久,皇族及诸史纷纷前来申贺。

  半个时辰之后,皇上及太上皇朕袂前来申贺。

  大批补品亦由侍卫送入相府。

  这一天,袁千忙的不亦乐乎啦!

  翌起,他如昔般批阅公文。

  宰相乃是皇上之“参谋长”各部公文告必须先由他过目。

  所以,他每天至少要批阅一百件以上之公文。

  所幸六史既能干又负责,他们不但在每件公文标出重点,而且另以字条写出“参考方式”袁千迅速进入状况啦!

  不过,他每天至少召二十名官吏前来询问诸吏所签之公文,而且是仔仔细细的问十一清二楚。

  他每天皆忙到深夜才歇息。

  他对各项业务更加的了解啦!

  尤其大变每天按规定标出执行及规划中之重大事件,更使他对于各项业务更能够完全掌握。

  这天晚上,他批完最后一件,便松口气的返房。

  他刚人房,便见岳铃一丝不挂的张臂搂来,她那胭体经过产后尤其双更是既丰拔!

  他立即抱个温香怀!

  “哥!轻松一下吧!”

  “抱歉!冷落你啦!定想让你们好好的复原。”

  “谢谢!来。”

  她含笑把他剥光啦!

  她搂他上榻躺妥,便以双厮磨他的双膛及一路吻着。

  汁一溢出,他被磨得更受用啦!

  小兄弟亢奋的连抖。

  不久,她翻身上马便旋连连!

  波霸双幻出人的波啦!

  他含笑抚道:“妙!”

  “哥!找个时间和倩妹圆房吧!”

  “我想让她多适应一段时!”

  “她已能适应!汪爷爷已向张爷爷二度提过圆房之事哩!”

  “好,你明指点她吧。”

  “我们早就指点过,她跃跃试哩。”

  “谢啦!”

  “哥福不浅!她的身材真美!”

  “比得上你和珊妹吗?”

  “是的!哥一试便知!”

  “谢啦!”二人便畅玩着。

  一个多时辰之后,二人方始足的收兵。

  二人又温存良久,方始净身歇息。

  翌,袁千快马加鞭的批阅公文。黄昏时分,他便已经处理妥全部公文,他松口气即将离开书房。

  却见一顶官轿这在大门前,他不由忖道:“哇!谁来啦?我难得要轻松一夜,你可别来凑热闹!”

  立见兵部尚书狄晋整服入内。

  袁千含笑前道:“!”

  “参见相爷!急事请示。”

  “请!”

  不久,二人已经进入书房。

  立见狄晋低声道:“童侍郎下午建议三大边关进行边界军展示军威,俾三邦国主动上表称臣,可行否?”

  袁千道:“三天前所呈之三邦国兵力确实否?”

  “确实!它们出自吾遭高手人友邦国所窃!”

  袁千稍忖,便点头道:“先试行三十月,期再看效果显示吧。”

  “是!”袁千道:“演之时,宜注意安全及避免过度集中骑军或战军,以免引起军士之不!”

  “是!”袁千取出三张银票道:“吾私下赏三大边关各一百万两加莱金,勿对外张扬,以免引来闲话。”

  “是!谢谢大人。”

  “内宫诸吏在今年底之前必会裁换,你们切勿私下结群组,以免自毁前程或令我难以做人。”

  “是,卑职报恩犹恐不及,绝对不会危及大人!”

  “很好!”“卑职告退!”

  “请!”狄尚书使行礼离去。

  不久,袁千已陪众人用膳。

  膳后,他首次陪四女人隔壁的御花园赏花,不久,他向汪倩道:“倩妹是否已经习惯内宫生活?”

  “是的!”

  “真抱歉!我忙得昏天暗地,冷落你们啦!”

  “无妨!四位姐姐一直陪着我又指点我!”

  袁千道:“再过一阵时,我全盘了解业务之后,我会呈清皇上准各位尚书按权则批文,我便可省事。”

  潘珊道:“是呀!天天批那么多公文,烦死人啦。”

  岳铃道:“哥!帮爷爷留意大内灵丹!”

  “哇!我竟忘了此事,我忙昏头啦,我明一定要办妥此事。”

  “我好似在讨债哩!”

  “谢谢你提醒此事。”

  他们又叙—阵子,便朕袂返殿。

  袁千整理过思绪,便步到汪倩的房前轻敲房门道;“倩妹!”

  立见汪倩脸红的前来开门。

  袁千一入内便关妥房门。

  她会意的退回榻前。

  袁千含笑上前道:“住在此地,无法似在雁山般自由自在,你会不会觉得似笼中鸟般施展不了手脚。”

  “还好!后殿广场颇方便练武!”

  “嗯!有眼光!宫女及军士没困扰你?”

  “没有!必恭必敬哩!”

  “很好!我一直好奇你的身世,方便谈吗?”

  说着,他已牵她坐上沿。

  她立即道:“据爷爷说,他要杭州东街市集发现我之时,我尚不足一岁,我被人遗弃在垃圾旁!”

  说着,她立即低下头。

  袁千道:“大人说不定另有苦衷!”

  “不!我自幼便有身的红斑,听说源自母体集花柳症,我母可能是杭州院女子,她不愿养我。”

  说着,她不由掉泪。

  袁千道:“不见得!他若是女,必然被黑道人物控制,这是她无法抚育你之原因。你千万别因此而怀恨!”

  “谢谢!爷爷也是如此说!爷爷带我返雁之后,长期利用骊珠泡山泉供我饮用及泡身,三年后,我终于复原。”

  “我也因此而学会行功,轻功。如今,我身轻如燕,除了你之外,没有人的轻功超过我,我很骄傲。”

  “对!人要活得自信。”

  “是的!哥之爹娘听说为保护别人的银庄而死?”

  “是的!我是长工及婢女之子,不过,我活得有自信,我不害人,我勤快,所以,我才会有如今的成就,”

  “哥真伟大!”

  “谢谢,你没找过亲人。”

  “没有,她们不要我。我也不愿找她们!”

  “缘吧?爷爷没有亲人?”

  “没有,爷爷是个好人,对不对?”

  “对!我们要多孝顺地。”

  “哥真好!我曾误会过哥,其实,哥才是大好人哩。”

  “谢谢!有很多人说过你很美吧。”

  “嗯!不过,那些人看我的眼神,最讨厌啦!”

  “我这跟神呢?”

  说着,他起身牵起她便含笑注视她。

  她立即脸红的道:“我喜欢哥如此看我。”

  “是吗?”

  “嗯!哥好好的看吧。”

  说着。她直的立即解开领扣。

  袁千便后退一步欣赏着。

  不久。她把自己剥得一丝不挂啦!

  岳铃说得不错,汪倩的身材且肤皆比她,因为汪倩长期以骊珠润身。而且修绦正宗心法呀!

  袁千点头道:“你真美!”

  她自信的,波霸双更咄咄人啦!

  袁千便轻及轻抚左

  她得轻笑连连。

  她频频扭动体。

  没多久,袁千便“火”冒万丈啦!他含笑宽衣解带啦。

  不久,他抱她一上榻便搂吻她。她亢奋的搂住他,

  立见她似蛇般扭动着。袁千愉快的开垦着,

  她生硬的按潘珊之指点合着!

  袁千便过顶边指点着。

  不到车个时辰,她已受得不亦乐乎啦!

  袁千一见她浑身活力,便搂她向侧一躺。

  她会意的骑在他的身上活动连连!

  棋逢敌手,袁千畅然冲刺着。你来我往,二人畅玩连连。

  深夜时分,她哎啊连叫着,她那体哆嚷连连。

  她那人方寸之地居然也抖颤连连!

  小兄弟被它抖震不久,便晕啦!

  甘泉不已啦!袁千舒畅的全身皆抖啦!

  他前所未有的舒畅啦!二人便甜蜜的搂着。

  良久之后,她愉快的道:“哥真好!”“你真美!”

  二人情快的接吻着。良久之后,二人方始歇患。

  翌早朝之后,袁千捧镇武剑面圣表明还剑,皇上愉快的道:“联甚久未欣赏诸宝,走。”

  “遵旨!”二人便含笑前往宝库。

  不久,二人一入宝库,皇上便沿途欣赏及介绍着。

  袁千对珍宝没兴趣,不过,仍然含笑连连点头。

  不久,皇上指向右恻道:“把此剑归位吧!”

  “遵旨!”

  袁千便将镇武剑挂在壁上。

  不久。他发现标有“江湖丹药”之木牌,不由好奇。

  皇上道:“这是代表少林等派之丹药,如大还丹。龙虎丸…”

  “此地有大还丹?”

  “是的!它至少已存三十年啦!”

  说着,他已取下一个方盒送给袁千。

  盒上果然标示“胎换骨大还丹”及“‘净远”请字。袁千好奇的问道:“为何没有服用此丹呢?”

  “此批药丸可信度不高,不如御医所炼丹之有效。”

  “微臣可否参考一番?”

  “准!多挑几样吧?”

  “谢谢!”袁千便又拿起龙虎丸及云散。

  他乍获此三宝,不由暗喜!

  他愉快的暗喜皇上不识宝啦!

  不久,皇上道:“据闻卿每忙到深夜,需添人手否?”

  “谢谢!微臣正可多学习些!”

  “艮好!卿再过些时,便可驾轻就!”

  “徽臣会努力学习。”

  “别存太多的压力,天下已安呀!”

  “尚有三邦国未臣服呀!”

  “彼等若敢兴兵,卿再讨伐之!”

  “遵旨!”

  “济南银庄资金尚足否?”

  “谢谢!尚存六千余万两黄金!”

  “很好!卿乃是吾朝柱石,朕支持卿,”

  “谢谢!微臣仍如昔般矢志效忠。”

  “很好!”二人便朕袂离去。

  不久。袁千送皇上返殿,便直接返相府。

  他一见到张朗及汪波,便陪他们入内。

  不久,他已含笑取出三项宝丹。

  二老惊喜的鉴赏着。

  袁千便入内批阅公文。

  当天晚上,袁千批过公文,便松口气的返房,

  立见房中清香,榻前烛光映着潘珊侧躺的一丝不挂胭体,袁千的火气立即冲上“涨停板”

  他迅速的剥光自己。

  他一头栽过坡霸双间又吻又啦!

  “格格!死啦。”

  “妹!它们更人啦!”

  “难看死啦!肿得如此大!·

  “黑白讲!它们才人哩!”

  “任哥玩吧。”

  “遵命!”

  “格格!堂堂相爷怎可如此多礼?”

  他立即附耳低声道:“你是我的女皇呀!”

  “格格!讨厌!”

  她欣然翻身上马啦!

  她套项连连啦!

  他便愉快的把玩双

  “哥!倩妹不错吧?”

  “是的!明师出高徒也!”

  “哥知我指点过她?”

  袁千抚道:“她的摇姿和你相同呀!”

  她格格一笑,便畅玩着。

  “妹!你今夜可别再有喜!”

  “为什么?”

  “我最喜欢陪你玩!”

  “贪心鬼。”她放的玩着。

  不久,她向内一躺道:“安啦!我和姐姐皆已取药,我们在未来之一年内,绝对不会有喜啦!”

  “那种药会不会伤身?”

  “不会!”

  两人便畅玩各种花招。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同归于尽”

  这天下午,二百车老参送到明园殿前,袁千刚一怔,张朗已经和汪波出去引导车队驰往侧门。

  不久,车夫及军士们一起抱参人仓库。

  良久之后,二百部马车含笑领赏离去啦!

  袁千忍不住步出办公厅,立见潘珊来道:“我知道哥会纳闷,哥先入房再仔细了解吧I”

  “行!”

  不久,二人一人房,便见岳虹含笑道:“此事出自吾之主意,然后再由丐帮京城分舵执行,坐吧。”

  袁千便含笑入座。

  李佩珠道:“哥还记得爹昔年助哥及潘家售关外参之时,曾经吩咐哥勿入京城售参吧?”

  “是的!我知道内宫有人在京城售参,谁?”

  “前兵部苏尚书!”

  “是他!”

  “是的,他是爹之政敌!”

  “原来如此!”

  岳虹含笑道:“京城一带之富户及药商早已赴济南买参,吾一直未追问原因,如今一入宫,便和丐帮合作。”

  袁千点头道:“原来如此!丐帮直接出关运参吗?”

  “是的!他们此次运送一千二百车参,除送此二百车外,所售之一千参利润,吾人六成!”

  “会不会太多啦?”

  “公道!因为,售参有五倍利润!”

  “好吧!”

  “孩子即将满月,汝派人赠参给前次赠礼之人吧!”

  “好!”岳虹遭:“行啦!汝去办公吧!”

  袁干便欣然离去。

  当天下午,潘珊五女在宫女带路之下、兵分五路的将老参送人皇室及诸吏府中,袁千则亲送给皇上及太上皇。

  内宫和睦融融啦!

  十天之后,丐帮弟子已把售参之分红送人济南银庄啦!

  三月底,东方雨“输入不输阵”的分娩二子,袁千便愉快的把决于承继王铁嘴的香火,袁福夫妇不由大喜!

  四月十八下午,狄尚书入殿行过礼,便呈上公文。

  袁千立即瞧见狄、獠、戎三国皆慑于官军威力而有意称臣入贡,狄尚书请衰千赴三大边关巡视。

  袁千心知他在送人情啦!

  他立即欣然同意啦!

  翌早朝之时,袁千便呈奏出巡之事!

  皇上欣然照准啦!

  袁千立即返殿换上颈服。

  不久,他腾空飞掠而去。

  刷一声,他已近玉门关,他便朝前掠去。

  不久,他在帅府前获悉周元帅在边界督军。

  他便飞掠而去。

  他立见边界杀声震天及黄尘滚滚。

  他便掠落地而欣赏两军对抗。

  不久,他发现周元帅和三名服装大异的外邦人士在东方高台观战,他不由暗费周元帅之高明手腕。

  刷一声,他已掠落台上。

  “啊!参见相爷!”

  “免礼厂

  砰砰砰声中,那三人已a峨叩头。

  周元帅道:“禀相爷!他们是戎国边帅及二名兵部而它,末帅特邀他们观看吾朝之壮盛兵力!”

  ”很好1请起厂

  那三人便以生硬的汉语申谢及起身。

  袁干含笑道:“只要你们不入侵,吾朝不会动式!”

  “不会!不敢!”

  “很好!”周元帅道:“禀相爷!戎国有意称臣!”

  “很好!通知他们上表称臣吧!”

  “是!”“我尚须赴另二处!”

  “恭送相爷!”

  袁千微微一笑,便破空飞去。

  戎国三吏吓得全身发抖啦!

  不出一个时辰,袁千便已巡视另外二处边关,他也确定二大邦国皆有意称臣,他便要加吩咐着。

  午前时分,他已近段陪亲人用膳啦!

  却见汪情剐用房不久,便以巾捂嘴匆匆寓去。

  桃仙便含笑跟去。汪波笑呵呵的用膳啦!

  袁千也心中有数啦!

  当天晚上,他接着汪倩,她便欣然道出有喜之事。

  他温存的陪她叙着。

  良久之后。两人方始歇息。

  翌早朝,袁千一启奏,皇上便准各位尚书批:一般事务公文,袁千立即减掉八成公文啦!

  他召来兵部秋尚书及吏部、礼部二位尚书,指承他们一起研办,处理友邦国称臣之接待事宜。

  狄尚书会意的笑啦!

  二位尚书恭敬的遵办!

  不久,三位尚书按朝律研究及规划着。

  五天之后,三位尚书一起呈上公文啦!

  袁干和他们进一步研究良久,方始定案。

  四月底,三大边关在一之内先后送人戎、狄、讧三国称臣之国书,袁千迅即呈秦皇上。

  皇上喜极而怔啦!

  良久之后,他一定过神,不由哈哈连笑!

  “走!向太上皇报喜!”

  “遵旨!”

  二人便欣然寓去。

  不久,皇上亢奋的将三份国书圣给太上皇。

  太上皇乐得呵呵连笑啦!

  不久,太上皇道:“妥加接待。”

  袁千立即呈上接待计划。

  皇上瞧得大喜。

  太上皇呵呵笑道:“这一切出自卿之安排吧?”

  “正是!”“呵呵!卿果真是吾朝柱石也!”

  皇上哈哈笑道:“赏!朕有厚赏!”

  “谢谢!启秦皇上!五大邦国既已称臣,本朝也不必维持大军,宜安置军士耕种厚植吾朝资源!”

  “妙!准!即刻策办1”

  “启秦皇上!微臣已报妥具体措施!”

  “哈哈!速呈!”

  袁千立即呈上案卷!

  皇上瞧得哈哈一笑,立即大笔一挥的批可。

  太上皇呵呵笑道:“此乃吾朝颠峰之徽,广加庆祝!”

  皇上笑哈哈的点头啦!

  良久之后,袁千方始离去。

  他一退去,便召来三位尚书妥加指示着。

  不久,三位尚书各自率诸吏忙碌啦!

  袁千亦仔细各分配六史任务。

  翌早朝,皇上龙心大悦的宣布三大邦国上表称臣之喜讯,同时宣布一大堆的好消息啦!

  原先因贪污被降薪的八十九名官吏除十八人因年高准退之外,其余之皆留任原职及加薪!

  三大边关元帅调返内宫任官。

  其余官缺留待他实。

  三十六大军分配到各地官地垦地,作物收成享二十年免赋。

  内官免朝一个月,诸史各赏俸三十月。

  礼、吏、兵部三位尚书合办接待邦国使者事宜。

  袁千则获赏黄金九千万两。

  退朝之后,皇上笑哈哈的离去啦!

  文武百官纷纷向袁千申谢着。

  袁千立即勉众人办妥皇上所指示之事。

  不久,他一返殿,张朗已递来红包道:“好大的礼喔。”

  袁千便含笑叙述皇上方才之指示。

  张朗呵呵笑道:“太好啦!趁此一个月游关外吧!’

  “好吧!”

  袁千便召来易总管吩咐着。

  不久,他面圣请假,皇上立即用准。

  那知,袁千返殿不久,便被召会会见太上皇。

  因为,太上皇及二位大后也要同行呀!

  袁千便正式策办此事。

  翌上午,八位传卫护送这批车队出宫啦!

  这是一道舒适之旅,因为,沿途之食宿皆由各衙安排,加上风和丽,他们便沿途畅游着。

  端节时分,他们笑哈哈在雪地采参啦!

  返回途中,他们进入参帮昔年总部擎天堡,却见它已荒废逾半,足见大自然及岁月之无情。

  当天晚上,张朗和岳虹在昔年张自负伤之地依偎着。

  如今的张朗经过“大还丹”之助,不但白发转黑,皱纹也消失,他自信可再活二、三十年啦!

  两人越聊越动情,不久他们已掠入擎天堡。

  她卸下衣物遭;

  “吾要为汝生一子。”

  “这…此举必破身,岂不可惜!”

  “它抵不上吾为汝生子之乐!”

  “谢谢!”二人锦衣衫于雪地,使搂吻着。

  良久之后,两人畅玩着。

  落红斑斑使他更愉快的活跃着。

  她畅然合道:“相公不亚于年青人。”

  “汝更美于少女!”

  二人畅玩连连啦!

  良久之后,两人方始收兵。

  从那夜起,二入夜夜溜出来“偷玩”啦!

  五月二十下午,太上皇及二位太后一返宫,便连连叫好!

  他们开始计划畅游天下啦。

  袁千一听三大邦国使者已来过,不由大喜。

  他立即向皇上申贺!

  皇上笑哈哈的叙述三国使者之恭敬情形。

  不久,他率袁千人宝库欣赏三国所献之珍宝。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离去。

  翌上午,皇上再赐袁千黄金六百万两。

  袁干便把二批金票携往济南银庄。

  他一近银庄,便见银庄前面又大排长龙,立见附近之人欢呼“参见相爷”纷纷涌来行礼。

  他愉快的挥手致意着。

  不久,孟巡抚前来他人巡抚府。

  袁千问道:“一切安好吧。”

  “是的!真相爷!银座自半个月前便再现借钱人,因为,三大邦国称臣已刺民间扩大投资。”

  “很好!本城商户获益不少吧?”

  “是的!全山东之商户皆大有收获,各店面至少已经增加两倍,山水庄及酒厂已带动青岛之繁荣。”

  “很好!太上皇及二位太后今年可能会出游,妥善整理行馆。”

  “是!”“大内尚有十五个高吏缺,你有意人宫否?”

  “谢谢相势提拔,卑职愿水远为乡亲效劳。”

  “很好!”不久,袁千一入银座,便受到热烈的

  他含笑挥手致意,方始将金票交给东方敬。

  不久,他已人潘家会见播百富夫妇。

  潘百富便赞扬袁千促降三大友邦之功。

  “谢谢!爷爷!太上皇及二位太后今年会来此,我安排陪他们讲山水庄及酒厂,你们妥加安排吧!”

  “呵呵!太好啦!否可以光宗耀祖啦!”

  “湖畔之庄院尚在否?”

  “在!每供游客租用!”

  “很好!珊儿及孩子们刚游关外回来,你们放心!”

  “呵呵!吾对汝最放心啦!”

  “谢谢!我去东方堡瞧瞧。”

  “呵呵!请!”

  袁千便含笑离去。

  不久,他已和东方敬夫妇叙着。

  “爹!银庄资金足否?”

  “尚能支应二个月!”

  “怎有如此多的现金呢?”

  “各派皆已还清。”

  “他们怎会赚如此多呢?”

  “各店面及各港口皆旺,他们出售一部份店面,便赚一倍余,所以,他们提前还清所有的债。”

  “太好啦!”

  “银庄每天已有五十万两余之利钱收人,加上售参、酒、山水庆和各恣口之分红,才会有大批现金。”

  “太好啦!皇上赐金九千六百余万两,我已进人银庄!”

  “如虎添翼矣!哈哈!”

  他们便叙着。

  不久,袁千便和丐帮帮主叙着。

  接着,他和清风帮等三位帮主叙着。

  黄昏时分,他才返殷陆亲人用膳。

  膳后,他便道出近济南之所见所闻。

  众人不由听得大喜。

  岳虹有喜之事随着腹部之凸出,终于被晚辈们知道。老蚌生珠的她居然还会羞善连连哩!

  潘珊四次在袁千灌溉之下,先后又有喜啦!

  中秋之后,袁千率亲人们陪太上皇及二位太后出游啦!

  沿途之繁荣使众人大喜!

  他们在沿途官吏们安排之下,到处畅游着。

  九月一上午,他们被数万济南人恭入城啦!

  他们愉快的住人行馆。

  潘百富夫妇经由袁千的介绍正式叩见太土皇及太后,他们已经完成了今生最大的愿望啦!

  翌上午。他们暗众人褂向山农庄。

  翌下午,他们终于抵达山水庄,酒香、鱼香及蒲山的游客,使太上皇三人暗暗叹为观止啦!

  他们便先人半山腹之在中稍歇。

  当天晚上,他们享用“活鱼丸吃”豪酒及大梨啦!

  翌上午,他们便游山水庄。

  午前时分,他们在瀑布前构麦及欣赏大石磨磨粉。

  他们对这种巧思及大工程赞不绝口啦!

  良久之后,他们便入附近酒楼用膳及欣赏瀑布。

  膳后,他们便入房午歇。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们方始入酒厂欣赏酿酒。

  七大酒厂使太上皇赞扬连连!

  黄昏时分,他们便运庄用膳。

  膳后,众人方始歇息。

  翌上午,他们便入赛欣赏制窑。

  太上皇更火工人们的住处瞧着。

  当天下午,他们到港口,正好看见了二十条大船上有八批游客下车及大批麦被扛下船。

  此外,另有十二条大部正由游客们登船。

  太上皇愉快的道:“壮观也!”

  袁千道:“由此至福州共有十二处港口,共有上千条船只运送物资及游客,可解他道之交通。”

  “很好!卿策划有功也!”

  “各地的港口皆由群豪经营,他们结合各衙维护治安,沿海之诲盗早已绝迹数年矣!”

  “太好啦!明沿山路南下吧!”

  “遵旨!”

  潘百富便吩咐身旁的管事准备船位!

  不久,皇上巡视衙中及官仓,仓的麦,使他大悦着。

  黄昏时分,他们方始返庄用膳歇息。

  翌上午,他们和游客共招一船南下,沿途之中,太上皇和二位太后一直和游客及船员聊着。

  百姓们并不知他们的身份,众人不但慨叹过去,更足现状,众人皆对袁相爷充着敬佩。

  这天下午,他们在杭州登岸啦!

  他们畅游过西湖,方始又搭船南下。

  他们便畅游沿途各港口城市。

  十一月底,他们游过福建,便折往两广。

  十二月二十上午,他们在镇南关外之昔年战场听袁千叙述平蛮经过,太上皇听得呵呵连笑啦!

  当天中午,他们便和边军共膳。

  膳后,袁千便赐赏陪众离去。

  这天晚上,张朗和桃仙依偎在柳州半山之鲤园旁,他们愉快的回忆着年在此发财及恩爱之往事。

  “汝怨吾汝入风月阁否?”

  “不,我一直怀着赎罪之心理。”

  “很好!”“您以那件事处罚我之背判吧?”

  “不错!最主要的是增进功力!”

  “如今忆起那件往事,觉得冒险的!因为,当时的黑道势力甚强,我们却只有两人呀。”

  “吾之威力名慑伏那群矣!”

  “是的!”

  “汝会不会怨岳虹有喜?”

  “不!好事一件!您该有个后代!”

  “很好。”

  “您能延寿,真令我欣喜。”

  “谢谢!足见汝成啦!”

  “千儿之成就使我领悟不少人生哲理!”

  “很好!”二人又叙良久,方始返客栈歇息。

  元宵中午,他们正在庭湖畔尝海鲜赏景,汪倩倏觉一阵腹疼,袁氏便和桃仙扶她退房待产。

  一个时辰之后,她一口气生下二子。

  汪波笑呵呵啦!

  袁千立即答允让次子姓江。

  汪波乐得连连道谢。

  汪倩足的笑啦!

  诸女便和孩子们留下来陪汪倩“坐月子”

  袁千诸人则搭船畅游长江三峡及沿湖城市、古迹。.

  二月底,他们一返回,便率诸女继续畅游。

  他们一直玩到八月五,方始返宫。

  太上皇及二位太后乐得一直向皇上及二位皇后叙述天下之繁荣富足,不由令二位皇后听得心的。

  袁千一返府,六史便侬序呈报比较重大之事。

  袁千一听内官已更上轨道,不由大喜。

  他便各赠六吏一份礼品!

  不久,他忙着瞧小家伙啦!

  因为,岳虹及四女已在旅途中各生了一子呀!

  整个明园殿生机蓬啦!

  诸女各挑妥宫女协助照顾孩子啦!

  这夜,袁千搂着汪倩快活着。

  经过进补的她加上心情愉快,她不但更成也更热情,上之花招也施展得更加熟练啦!

  二人畅玩—个多时辰,她方始足的呻

  她的妙处内又抖颤连连!

  袁千又尝到妙趣墩!

  他接着他静静品尝这种妙趣。

  甘泉不知不觉的出啦!

  两人已经灵合一啦!

  又过三年,袁千已经有二十一子及四女,五位爱亦更成秀丽,袁千也更加的稳重啦!

  大内之文武百官已有六十三人出自他的保荐啦!

  地方各吏亦在这一年又认换人百余人1

  诸吏亦正式彼此平调着。

  唯独孟巡抚仍留任山东迅抚。因为,这是他的心愿。

  这天上午,太上皇、二位太后和皇上、二位皇后率气百余名皇族展开出游,朝政由太子掌朝,袁千辅政。

  太子视袁千如师的每请教者。

  袁千也详加指点着。

  这年冬天,潘珊五女又各为袁千生下一子。

  袁千喊停啦!

  经由张朗之指点,袁千行功一劳永逸的为五女绝育啦!

  他们可以无忧无虑的快活啦!

  翌年六月底,皇上率众愉快的返官,袁千陪太子率诸史他们一返官,便各获赔一份礼品。

  翌上午,皇上召袁千晋见另赏他黄金三十万两,同时述三十余万名大军在各地增产之绩效。

  袁千立即道:“启秦皇上!五年免赋期即将届矣!”

  皇上愉快的道:“先复赋五成,期间三年!”

  “遵旨!”

  皇上道:“朕决定候机视访五大邦国,卿先规划!”

  “遵旨!”

  “山水庄之经营模式可扩及各大城,唯须避免酿酒!”

  “遵旨!”

  “济南银座嘉惠各地商人甚多,为均衡各地之发展,今后由各地银庄安理商人之借款!”

  “遵旨!谢谢皇上赐微臣如此巨金!”

  “朕无意阻止卿之生财,朕纯系为平衡各城。”

  “微臣明白!皇上英明!”

  “很好!”又过十年,袁千辞官获准,他率亲人浩浩的返回济南,便住入那三栋豪华在院之中。

  张朗、岳虹、桃仙及他之儿子则住大明湖畔之庄中。

  济南银庄早在三年前归还官方,袁千送给张朗九千万两金系,其余的金票则由他和五各自保管。

  关外参之求售已在三年前由官方办理,山水庄及酒厂也全部送给潘家。各港口之分红也自动放弃。

  因为,袁千的财富已经冠甲天下。

  他们除调教子女之外,便陪着袁福夫妇访游潘家、东方堡及张朗诸人,他们过得甚为舒适。

  这天下午,孟巡府送来一函,袁千一拆阅,便知道柳大刚之已经顺利生产一子,他不由大喜!

  他立即破空掠去。

  不久,他已将红包赠给柳大刚。

  袁千同时也将一个红包送给柳小刚,因为,他之也决分娩啦!

  他顺便向皇上及太上皇请过安,方始返府。

  清明时节,他率众到洛李家放宅,向李宗汉诸坟前上过香,再分别赠赏给庄内之下人们。

  他们顺便沿途畅览名胜古迹。

  此时,各地已更加的繁荣,各地百姓及各振仍然如送袁千,而且一直尊称他为“相爷”!

  袁千自认无牵无挂啦!

  他在大明湖畔盖五十座庄院,他让各子女独居一座庄晓,他们夫妇则侍候着袁福夫妇及天天游湖。

  袁千便把巡抚府旁那三座庄院还给潘家。

  最令袁千欣慰的是清风帮等三大黑道帮派一直规规矩矩的售梨,他们的成员早已成家生子。

  他们由山东延伸到五大城内设立店面管梨。

  他们重叟无欺的售梨。

  袁千由他们身上看出人本善。

  这天上午,袁千正与亲人一起祝贺他的四十岁生日,清风帮三位帮主陪少林等二十三派掌门人及长者们一起来访。

  武当和少林掌门更是合抬一块以大红巾之金匾上前行礼申贺,袁千申过谢,便愉快的接过金匾。

  众人一催促,他便拆下大红布。

  立见金匾中央刻着“人之圣”三个大金字。

  右上角则是“袁相爷千惠人人”

  左下角则刻着各派及掌门人。

  袁千谦辞道:“不敢当。”

  众人便以掌声表示肯定。

  不久,袁千在众人含笑之中,欣然是匾于正厅中央壁上。

  不久,荤素佳肴一送到,袁千便招呼众人入席。

  众人便欣然用膳。

  膳后,众人叙昔年除恶及创业情景。

  感恩之情纷纷溢于言表。

  良久之后,群豪方始离去。

  袁千望着金匾向子女道:“不论是人之圣,或圣之人。皆是你们今后之无形责任,勿负天下百姓!”

  “是!”“我今各赠你们三百万两黄金,你们先妥加保管,后再携它行义天下通助急困人员!”

  “是!”袁千向张朗道:“爷爷有何指示?”

  张朗呵呵笑道:“再游天下,如何?”

  小帅哥及小帅妹们欢呼鼓掌啦!

  袁千哈哈笑道:“行!明启程!”

  众人为之大乐。

  他们这只老中青四代旅行团浩浩的畅游天下啦!

  (全书完)
上一章   风月情仇   下一章 ( 没有了 )
横扫千军小马哥义魄雄风霸世妖姬夺魂笛(又名阿通正典波霸大胆好小子清源古月清风啸江湖
全书免费发红包的qq群网精心为您提供了松柏生创作的武侠免费发红包的qq群《风月情仇》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十八章悲欢离合永无憾免费在线阅读。更多类似风月情仇的武侠免费发红包的qq群尽在全书免费发红包的qq群网,如果好看记得告诉您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