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龙抱》第十八章一片柔情系郎心免费在线阅读。
全书免费发红包的qq群网
全书免费发红包的qq群 免费发红包的qq群 科幻免费发红包的qq群 乡村免费发红包的qq群 网游免费发红包的qq群 仙侠免费发红包的qq群 竞技免费发红包的qq群 热门免费发红包的qq群 都市免费发红包的qq群 言情免费发红包的qq群 穿越免费发红包的qq群 灵异免费发红包的qq群 军事免费发红包的qq群 官场免费发红包的qq群
免费发红包的qq群排行 校园免费发红包的qq群 推理免费发红包的qq群 总裁免费发红包的qq群 同人免费发红包的qq群 架空免费发红包的qq群 玄幻免费发红包的qq群 武侠免费发红包的qq群 综合其它 经典名着 短篇文学 重生免费发红包的qq群 历史免费发红包的qq群 全本免费发红包的qq群
好看免费发红包的qq群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全书免费发红包的qq群网 > 武侠免费发红包的qq群 > 双龙抱?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07? 时间:2019-9-9? 字数:14320?
上一章   第十八章 一片柔情系郎心    下一章 ( 没有了 )
  田媛终于回来啦!她带着二十部马车返家之后,符星立即陪她将车上之骨坛运到青园之后院及整齐的排妥着。

  立见水秀带着三位勘舆人员前来。

  那三人仔细勘过现场,立即择妥地点及方位。

  当天下午,六十名工人立即前来掘坟。

  翌上午巳时,符星率水秀、田媛及曹梦诗前来祭拜之后,三百七十五个骨坛已经依序放入大坟内。

  酒王则单独设置一坟。

  曹梦诗含泪下跪祭拜之后,工人立即造坟。

  一个时辰之后,墓碑已立妥,符星诸人祭拜之后,使返回水家。

  曹梦诗感激的道:“媛妹,谢谢你!”

  “不敢当!小妹因为等候吉而延至今始返。”

  “辛苦啦!快活庄之事安排如何?”

  “尚无回音,不过,快活庄及汪家堡之人己经各返庄中及堡中定居。”

  “星哥,你明陪秀姐及媛妹去快活庄吧!”

  “好!”“星哥,他们折损不少人,各赠五十万两银子吧!”

  “好!”“星哥,最好邀她们在孩子弥月前返回此地,届时,一并宣布你和她们及媛妹之喜事,俾了却心愿!”

  “好!”田媛立即羞赧的低下头。

  “秀姐,她们姐妹身心受创甚深,可否让她们居长?”

  “好呀!”

  “星哥,委屈求全,这是你的最后一关。”

  “我知道!我对不起她们,我会承受一切。”

  “很好!”她们又聊了甚久,方始返房歇息。

  翌上午,水秀抱着爱子陪符星及田媛同搭一车离镇,三七丐则另搭一车随后护送着。

  第八天上午,他们已经抵达快活庄前,立见庄门深锁,门上更有一张‘谢绝访客’之红纸。

  纸张甚新,显系张贴不久。

  符星诸人见状,立即皱眉。

  不久,符星道:“你们返客栈歇息吧!”

  说着,他已面对大门下跪。

  小化子忙张口言。

  老化子一使眼色,便上前盘坐着。

  小化子只好坐在符星之左侧。

  水秀及田媛便各搭一车入城投宿。

  老天爷可真会开玩笑,午后时分,居然一阵焦雷大作,接着便是一个多时辰的倾盆大雨。

  三七丐仍然端坐着。

  符星亦仍然长跪着。

  一个多时辰之后,一阵雷电加之后,快活庄的大门已经被劈破,小叫化虽然未被劈中,亦被震出惨叫。

  老叫化一扶住他,他立即吐血昏去。

  老叫化急忙匆匆抱他离去。

  符星仍然闭目长跪着。

  他心静如水!他只求侯家的谅解!立见侯昭祥匆匆入房道:“爹!三七丐走啦!”

  “他呢?”

  “尚在跪着!大门已被劈破,爹,这是天意呀!他并没有错呀!爹!你就原谅他吧!”

  “本庄及汪家堡上千条人命肯原谅他吗?”

  “爹!人死不能复生,他挽救武林,足以弥补呀!何况,他并没有杀这一千余人呀!爹!原谅他吧!”

  说着,他立即下跪。

  “你为何如此没有骨气?”

  “爹!孩儿多次瞧姐及妹抱子暗泣呀!”

  “你…你别过问此事!”

  “爹!”

  “出去!出去!”

  侯昭祥含泪离房,便返回房中,窗旁瞧着符星。

  又是一阵雷电加,符星四周之地面先后被劈了五个大坑,可是,他仍然似石人般闭目长跪。

  侯家姐妹分别在房中瞧至此,不由泪下如雨。

  不久,洪雪玉叹道:“老爷,你来瞧瞧!”

  “不必!”

  “老爷!你何苦呢?孩子及孙子无辜呀!”

  “那一千余条人命更无辜!”

  “这…”“你别说啦!”

  立见三十余名妇人及自扶老携幼来到房外,她们不但立即下跪,为首之妇人更是道:“敬禀庄主及夫人一件事。”

  侯天顺忙道:“起来!起来!”

  “禀庄主!恳请你原谅姑爷!”

  “住口!他不配为本庄姑爷!他是凶手!”

  “他情非得已!”

  “不行!绝对不行!吾不能愧对死者!”

  “先父一定不忍目睹此景。”

  “不行!不行,你们下去吧!”

  “庄主…”

  “下去吧!”

  妇人们只好低头离去。

  黄昏时分二道焦雷自天际疾响,接着,一道闪电似毒蛇般遥劈向符星,侯昭美不田尖叫道:“快闪!”

  侯昭贞张口叫,闪电已经劈上符星的右背。

  ‘轰!’一声,符星已经被劈入大坑。

  二位幼儿立即哇哇啼哭!侯昭美一开窗,立即掠来。

  侯昭贞亦匆匆掠来。

  侯天顺刚喝句:“站住!”汪雪玉已经跟着掠出。

  侯昭祥更是先行疾掠而至。

  立见符星双手按在坑内地面,双膝仍然跪着,他的背部衣衫更是已经出现一大片焦黑破

  那件软甲更是破了一个大

  侯昭祥喊句:“姐夫!”立即跃下。

  他刚碰上符星的双肩,立即十指皆麻。

  他骇然收手,便见符星轻轻摇头。

  他不敢相信的怔住啦!侯家姐妹立即在坑沿下跪及放声大哭!汪雪玉亦簌簌掉泪着。

  侯昭祥忙掠出抗外,道:“姐夫没死?”

  三女不由目瞪口呆!原来,方才那五记雷电劈在符星四周之后,他的功力应气而自行运转及收着浩瀚大自然力道。

  他方才被劈个正着,便仗着自己的功力及所收之大自然力道,配上软甲挡了一些力道而渡过此劫。

  此时,他浑身充活力。

  难怪侯昭祥会被震得十指发麻。

  不久,他们联袂入房,侯昭祥便和侯家姐妹下跪,侯天顺叹道:“一了百了,你们起来吧!”

  侯昭祥问道:“爹原谅姐夫啦?”

  “罢了!美儿、贞儿,你们呢?”

  侯昭美道:“孩儿顺从爹的安排!”

  侯昭贞道:“孩儿听爹的吩咐!”

  “你们愿意为他守寡!”

  “嗯!”“罢了!你们明带孩子随棺离庄吧!”

  汪雪玉道:“他没死!”

  “什么?他没死?不可能!”

  “千真万确!这是天意!老爷顺天意吧!”

  “罢了!你得向爹解释!”

  “是!”“带他入在吧!”

  “他目前不宜擅动!”

  “罢了!你们自行处理吧!”

  说着,他已步向书房。

  汪雪玉道:“美儿!你们先去照顾孩子。”

  二女立即低头离去。

  “祥儿!你修书冒雨托丐帮递函给你的外公。”

  “是!”“详述一切!”

  侯昭祥立即欣然离去。

  汪雪玉注视逐渐转小之雨,不由喃喃自语道:“真是天意!他真的是应天而生,我该了却心事啦!”

  她不由嘘口气!半个时辰之后,车一停,水秀便抱子和田媛前来,她们乍见符星趴跪在坑内,立即悲呼“星哥!”

  汪雪玉忙掠前道:“贤婿没事!二位请进!”

  贤婿?水秀二人不由一怔。

  汪雪玉含笑道:“先入内吧!请!”

  “谢谢夫人!请!”

  二女一入厅,侯家姐妹便各抱一子来,水秀及田媛急欠身道:“水秀!田媛参见二位姐姐!”

  侯昭美忙道:“不敢!二位姐姐请坐!”

  “请!”

  五女客套一阵,方始入座。

  侍女立即送来香茗。

  汪雪玉含笑道:“请品茗!”

  “谢谢!请!”

  五女立即默默品茗。

  不久,田媛道:“夫人!自从去年一别,迄今已逾一年,时间过得真快,时局也变化甚快哩!”

  “是的!令师涅盘,敝庄未曾前往凭吊,歉甚!”

  “不敢当!世之中,先师亦只是简单入土!”

  “唉!好一场杀却呀!”

  “是的!三四会窜得突然,亦消失甚快!”

  “可否赐知符星之事迹?”

  水秀道:“事因为我而起,由我来叙述吧!”

  她立即叙述三四会中意她,而她入会及进而迫符星之百般手段,听得汪雪玉母女频频悚容着。

  水秀述完之后,叹道:“拙夫为了彻底瓦解三四会,可谓牺牲不小,所幸,三四会已灭,聊可告慰。”

  “拙夫迄今唯一耿耿于怀之事便是他被污辱二位姐姐之事,因此,他诚心来此地请罪!”

  汪雪玉点头道:“我们体会出这份诚意,所以,我们不但不计前嫌,更已经修函恳请家父玉成此事。”

  “感激不尽,我们定会再赴汪家堡请罪!”

  “别如此忙!”

  “理该如此!”

  “丐帮朱帮主曾经修函前来化解此事,他和家父私甚笃,此事理该可以依喜剧收场啦!”

  “谢谢!”

  立见侯昭祥入厅道:“娘!爷爷已覆函!”

  “这么快?如何?”

  “爷爷只有六个字‘化干戈为玉帛’!”

  “天呀!太好啦,快告诉你爹!”

  侯昭祥立即欣然离去。

  水秀感激的道:“谢谢夫人!”

  “呀!你该改口啦!”

  “是!亲家母!”

  “这才像话,吾瞧瞧孩子!”

  说着,她已上前抱着符天赐。

  水秀及田媛立即上前抱着侯家姐妹之子。

  三个小帅哥便成为五女之话题。

  ********接连三天,符星方始嘘气抬头,立见田媛道:“星哥!一切已经圆解决,你没事了吧?”

  “因祸得福!”

  立见侯天顺上前道:“贤婿!请!”

  “谢谢爹!”

  他一晃肩,身子便自行浮起。

  小叫化不由道:“哇!蹑虚化羽!”

  符星一上来,立即朝他一招手。

  小叫化立即踉跄而来。

  符星一握住小叫化的右手立即徐徐输入功力道:“为了我,险些害你没命,我该如何向你致歉呢?”

  小叫化全身暖和,立即运功会合。

  不久,他一张口,一团污血已经出。

  符星左掌一旋,污血已落入他的手中,他喃喃自语道:“但愿时光如它般平静消逝,天下太平矣!”

  ‘矣’字一歇,那口污血已成轻烟飘逝。

  这手绝活立即慑住众人。

  老化子呵呵笑道:“公子!行啦!小化子福薄!”

  符星一收手,便向老儿子拱手道:“谢谢鲁老!”

  “别客气!”

  符星朝侯天顺夫妇一下跪,立即叩头赔罪。

  侯天顺含笑上前道:“贤婿别如此多礼!”

  “谢谢爹!”

  说着,他侧移二步,便向侯家姐妹下跪。

  侯家姐妹忙脸通红的闪开。

  符星下跪道:“在下愿以有生之年弥补先前之罪过,若有些许违背,人神共弃,不得好死!”

  侯天顺忙上前扶他道:“贤婿先入房更衣吧!”

  “谢谢爹!”

  水秀立即陪符星入房。

  她轻抚符星背部道:“疼不疼?”

  “不疼!当时却似锥戮入,险些疼昏!”

  “好险!不过,值得的!”

  “是的!”

  不久,他已经沐浴净身。

  浴后,他换上蓝绸儒衫及锦靴,方始入厅。

  立见老化子指着壁前之十坛酒道:“公子!十全十美!这十坛酒是你的,其余三坛酒,则是大家的!”

  “行!”

  侯天顺道:“鲁老,朱帮主托在下一件事,在下一直不知是否方便启齿,难得有此良机,请恕在下直言!”

  “朱福邀老化子入帮乎?”

  “鲁老神机妙算也!”

  “这…”小化子张口言,立即又忍住。

  符星道:“鲁老,丐帮元气大伤,亟持你们加油哩!”

  “这…”侯天顺道:“朱帮主愿退居副帮主,令孙则掌令!”

  “那倒不必,公子,老化子二人可以加入丐帮,不过,你得答应一件事,你及令郎他们今后得维护丐帮!”

  “行!一句话!”

  “好!庄主!你替老化子覆函,三七丐加入丐帮啦!”

  “哈哈!太好啦!祥儿,速报喜讯!”

  侯昭祥立即欣然离庄。

  符星含笑道:“鲁老!为了庆祝你们加入丐帮,在下愿意将三四言所藏之一百箱珍宝献贵帮处理!”

  “呵呵!好大的礼!消受不了哩!”

  “那一百箱珍宝价值连城矣!”

  “谢啦!老化子够面子啦!敬你!”

  说着,他已捧坛畅饮。

  符星来一坛,立即开封扣坛灌酒。

  没多久,他已喝光那坛酒。

  小叫化忙道:“敬公子!”

  “哈哈!敬掌令!”

  “别糗我啦!干!”

  “干!”

  小叫化立即捧坛连喝六大口。

  符星则又来一坛及乾光。

  侯天顺忙道:“贤婿先尝尝菜吧!”

  “谢谢爹!请!”

  厅中之气氛立即甚为融洽。

  不久,符星取出一个锦盒道:“爹!请笑纳!”

  “何须如此呢?”

  “请爹厚恤冤死者之遗属吧!”

  “好吧!”

  说着,他已收下锦盒。

  他们又取用不久,便见侯昭祥带一名中年叫化及六十名年青叫化来到厅口,他们便含笑注视着。

  中年叫化一止步,年青叫化们便列队于后。

  中年叫化拱手欠身道:“参见帮主暨掌令!”

  老叫化怔了一下,只好道:“免礼!坐吧!”

  “遵命!”

  说着,中年叫化已代表入厅。

  老化子道:“全部进来!大家轮敬符公子!”

  “是!”化子们掏出破碗,立即盛酒依序敬符星,符星哈哈笑道:“你们各喝一碗,我喝一坛,如何?”

  “是!请!”

  符星立即愉快灌酒。

  不久,老化子向中年叫化道:“你向帮主禀报三件事,首先,吾愿任长老,小孙任掌令,请帮主勿再客气。”

  “是!”“其次,本帮在青石镇设一支舵,舵址择于符公子先前所居之木屋,即刻进行筹建支舵。”

  “是!”“最后,那间木屋后院有一百箱珍宝,请帮主派人小心运出及妥善处理,切忌让官方知道此事。”

  “是!”“先赴水家禀报符夫人,方始进行第二、三件事!”

  “是!”“下去吧!”

  “是!”化子们向众人行礼,方始退去。

  符星道:“鲁老有长老之风范哩!”

  “呵呵!别逗老化子啦!谢谢你的珍宝,敬你!”

  “行!”

  两人立即欣然畅饮。

  不久,侯昭祥举杯道:“姐夫!敬你!”

  “行!不过,你得多喝二杯!”

  “是!”符星连灌十口酒,方始歇手。

  侯昭祥果真欣然干三杯酒。

  不久,快活庄的下人们结伴前来敬酒;符星一一起身致歉,再恭敬的和他们干杯。

  这一餐,一直耗了两个多时辰,方始结束。

  老化子道:“庄主!公子!老化子二人先告退啦!”

  “恭送!”

  “请留步!”

  双方一阵客套,符星便和侯天顺送三七丐外出,老化子一步出大门,立即道:“庄主!公子!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三七丐立即欣然离去。

  符星道:“爹!谢谢你的宽宏大量!”

  “别如此客气!好好陪陪美儿二人吧!”

  “我知道!”

  他们入厅,便品茗及取用水果。

  不久,侯天顺道:“先歇会儿,明再叙吧!”

  汪雪玉便邀水秀二人步入客房。

  临行之际,她由侯昭美的手中抱走孩子,侯昭美立即会意的低头前行,那张脸更是酡红如胭脂。

  符星则含笑跟入房中。

  她放下窗幔及幔,立即低头宽衣。

  不久,她已半的上榻。

  符星含笑宽衣,便跟上榻。

  他一搂着她,她不由轻抖。

  “美妹!苦了你啦!”

  “我…我…没什么!”

  他一吻上樱,立即轻抚体!不久,他由上向下吻着,他每吻一下,便道句‘对不起!’她听得甚为高兴,情焰立即迅速的被引燃!没多久,已经滚滚啦!符星立即顺流行舟。

  他温柔的舟不久,她已经有回应。

  房中迅即热闹纷纷!一个多时辰之后,她在哆嗦中,悠悠一叹,这一年余所累积之怨恨及愁思完全一吐而光啦!符星亲她道:“美妹!累吗?”

  “不…不累!喔!”

  符星之‘连珠炮’立即使她大畅.“美妹,孩子取名了吗?”

  “取啦!名叫世通!”

  “好名字!贞妹之孩子呢?”

  “世和!”

  “好名字!谢谢你们!”

  “星哥,咱们可以重新来过吗?”

  “可以,我会深爱你们!”

  “星哥!”

  “美妹!”

  两人立即搂吻及爱抚着。

  ********天一亮,侯昭美便羞喜的陪符星去见双亲,她的丽神色及足眼神,立即令侯天顺夫妇欣慰。

  符星行礼之后,道:“爹!娘!梦诗分娩二子,再过十二天便弥月,可否请你们赴青石镇让孩子们沾沾福!”

  “好!顺便赴访汪家堡吧!”

  “是!”半个时辰之后.五部马车已经依序离庄。

  符星和侯昭贞同车,他抱着爱子道:“贞妹!孩儿叫世和吧!”

  “嗯!”“苦了你啦!”

  “别如此说!”

  符星一搂她,她便靠上他的右肩。

  “贞妹!让我在以后的时中,好好补偿你吧!”

  “谢谢!我已知足!”

  “贞妹,我伤你至深,你却宽容我,谢谢!”

  “别如此说!这一切全是缘份!”

  “是的!三四会处心积虑陷害你们,反而凑成咱们之良缘,只是,枉死那些人,颇令我不安!”

  “命呀!你杀了三四会一、二万人,足够告慰他们啦!”

  “谢谢!”

  “你如何杀了那么多人?”

  路途遥远,符星便仔细叙述着。

  她听得敬爱有加,不由越靠越近。

  不久,她移走孩子,便依偎在他的怀中。

  四立即粘上。

  衣衫亦悄悄滑落。

  他顺手一招,车幔已经垂下。

  他便温柔的吻遍全身。

  娇之中,她已自动献身。

  他吻上樱,便缓缓运功。

  马车轻轻晃动,她酥酸的扭动着。

  没多久,她已舒畅的呻着。

  符星立即又吻着她。

  良久之后,他一移开双,她不由叹口气道:“星…哥!”

  “贞妹!”

  “星哥,够啦!我无憾啦!”

  “贞妹!”

  两人又情意绵绵啦!沿途之中,他们夜赶路,第四天上午,他们已经进入汪家堡,堡主汪海啸立即他们入座。

  符星立即上前下跪道:“我来领罪!”

  “呵呵!不对!你是来向爷爷行礼吧?”

  “我…”

  侯家姐妹立即下跪道:“谢谢爷爷!”

  “呵呵!起来!全部起来!”

  “是!谢谢爷爷!”

  三人立即欣然入座!“呵呵!三七丐前天来拜访过,阿星,爷爷以你为荣!”

  “谢谢爷爷!”

  “呵呵!放眼天下,谁似你这么勇,呵呵!”

  “谢谢爷爷!”

  “阿星,天明大师特别应朱帮主之请而修函为你说情,爷爷已经挣足面子,往事全部一笔勾消!”

  “谢谢爷爷!请!”

  说着,符星已捧出锦盒。

  “阿星,你在干什么?”

  “些许心意!请抚恤死者家属!”

  “好!爷爷收下啦!”

  “谢谢爷爷!”

  汪海啸立即欣然收下锦盒。

  “爷爷!你肯否屈驾青石镇?”

  “好呀!爷爷该出主透透气啦!”

  “谢谢爷爷!”

  “呵呵!用过膳再走吧!”

  “是!”众人立即移厅用膳。

  膳后,汪海啸带着四位孙子及一位孙女搭车同行,符星便愉快的和田媛同搭一部车。

  “星哥!万事顺利,恭喜你!”

  “谢谢你!媛妹,幸苦你啦!”

  “星哥太客气啦!”

  “媛妹.你数次来回奔波,功不可没!”

  “不敢当!能为你做些事,我很荣幸!”

  符星搂她入怀道:“告诉我,你对我的第一个印象!”

  “豪放!多情!武功奇高,我…我…”

  “你当时喜欢我啦!”

  “嗯!”符星立即吻上樱

  她兴奋的全身一颤。

  他顺手放下车幔,便轻抚体的吻着。

  她便柔顺的任他温存。

  他亦温柔的替她宽衣。

  不久,他似雨点般吻遍体。

  她按捺年余的情焰立即引爆。

  她娇的吻着他。

  体扭摇之中,她已自动献身。

  他立即顺流行舟。

  他缓缓施功,两个体便轻扭着。

  随着马车之摇晃,她舒畅连连!不出半个时辰,她在哆嗦之中,茫啦!他一放出‘连珠炮’,她更是凤眼凄啦!“媛妹!愉快吗?”

  “嗯!”“到了家,咱们再来真的!”

  “嗯!”两人便愉快的温存着。

  ********鞭炮声中,符星诸人已经步入水家,水财夫妇笑呵呵的带众人入厅之后,伍水莲及水忠已送来香茗。

  曹梦诗便抱着双子出来。

  汪雪玉喜道:“好一对明珠玉琢娃儿!”

  说着,她已上前抱过一子。

  曹梦诗含笑一一向众人招呼着,不久,她向侯家姐妹道:“谢谢二位姐姐的宽宏大量!”

  “诗姐言重啦!”

  “谢谢!坐呀!”

  立见三七丐笑呵呵入内,众人便起身相

  老化子道:“阿星,那一百箱财物真是价值连城,光是在杭州卖了十一箱,便收入八百余万两银子哩!”

  “恭喜!发财啦!”

  “呵呵!别如此说!你得分一半。”

  “不妥!分一些给各派吧!”

  “放心!各派将会分到一百万两银子,这些珍宝朝北方一路出售,不知会取得多少银子,你得分一份!”

  “谢谢!分给各地之贫民吧!”

  “好器度!遵办!”

  “谢啦!”

  “听说二位令郎在七天后弥月,是吗?”

  “是的!”

  “好!搞热闹些!”

  水财道:“阿星,我已请上回杭州那批大师傅来帮忙啦!”

  “好呀!”

  老化子道:“各派掌门人原本就启程来此地拜访你,老化子已经通知他们加快脚步,以免喝不到弥月酒。”

  众人不由会心一笑。

  老化子道:“你那间木屋已经拆掉,目前正在请大家协助盖新屋,本帮帮主已经决定在此设立分舵。”

  “分舵,不是只设支舵呢?”

  “岂可不给你面子呢?是不是?”

  “谢啦!”

  “对了!老化子留了一批珍宝在青园,你收下吧!”

  “谢啦!”

  “没事啦!你们聊吧!”

  汪海啸道:“别走!咱俩尚要畅饮呀!”

  “别急!今夜和阿星喝个痛快!”

  “行!行!”

  三七丐立即欣然离去。

  水财立即向水忠道:“阿忠!吩咐下人设宴吧!”

  水忠立即欣然离去。

  汪雪玉便带诸女返房聊着。

  符星则和众人叙着。

  ********夜如水,符星和田媛步入青园,他们果真瞧见厅的奇珍异宝,两人立即愉快的欣赏着。

  良久之后,符星搂她入房,她便送上香吻。

  他由她的炙热肌肤知道他已经陷大炽,于是,他立即边去她的衣衫边吻着体。

  娇之中,她轻扭着体。

  不久,他抱起粉腿,她便自动抱颈及勾

  他一侧脸,便含住右

  她喔了一声,便自动宾。

  他便在房内来回漫步。

  她便热情耸动着。

  异样的情趣立即带给她异样的舒畅,欢乐之中,她抛去所有的羞涩,尽情享乐着。

  香汗不由簌簌滴落着。

  不久,他轻轻放她上榻,便挥舟疾飞。

  她正式尝到压力所带来的至乐啦!她疯狂发着。

  几度呻之后,她软啦!他愉快的吻上樱,便送出‘纪念品’。

  嗯呃之中,她陶醉啦!翌起,符星便每夜轮带一名娇入青园行乐。

  一夜夜的‘全垒打’,他已经征服所有的娇

  甚至连曹梦诗也再享欢乐啦!各派掌门人终于来了,另有二千余名各派精英也随行,青石镇民立即争睹这份空前的热闹。

  青园更是处处张灯结彩着。

  午时未到,各派之人及全城之人已经入座。

  符星便带着五位娇出来拜访着,她们各抱着一位小壮丁,众人不由瞧得频频赞许着啦!他们转了一圈之后,佳肴已经上桌。

  美酒更是启封飘香着。

  酒过三巡,符星已带五位娇逐桌的敬酒,她们的酒量甚豪,逛了一圈下来,每张娇颜更加的丽啦!丐帮帮主朱福起身道:“敝帮将在此地设一分舵,今后各派若需要服务,请不必客气,请多指教!”

  “客气矣!”

  符星道:“在座之人有不少人是酒国英雄,先岳曹公之下人仍会继续酿出美酒,想过瘾的人得常来此地。”

  众人立即哄堂大笑。

  少林掌门天明大师道:“难得今济济一堂,老衲代表各派掌门人,恳请施主出来领导江湖。”

  各派掌门人亦起身恳请。

  老化子道:“公子,你就点个头吧!”

  符星立即一一瞧过爱

  水秀五人立即含笑点头。

  符星点头道:“恭敬不如从命!”

  众人立即一阵欢呼!美酒再度大量的消耗着。

  佛道弟子亦欣然以茶代酒互敬着。

  三七丐更是畅饮着。

  不久,老化子道:“盟主!让大家开个眼界吧!”

  “这…您老出题吧!”

  老化子呵呵一笑,立即用力摇头。

  一百余灰发,立即冲冠而起。

  符星会意的一挥左掌,便以气劲定住那些灰发,他的右手五指再从容的勾、挑、拉、扣似巧妇在编织哩!水财立即张口仰首瞧着。

  不久,那些灰发已经结成一片,而且呈现出‘不胜正’四字,再冉冉的飞上右侧墙壁及贴附在贺匾右上方。

  “献丑!”

  众人立即哄然喝彩。

  水财啊道:“好厉害!”

  “爹!坐好喔!”

  说着,他的双掌微,水财便连人带椅的浮上来。

  “啊!我…我…”

  “爹上去帮我按妥那四字,好不好?”

  “好!不过,我会不会掉下来?”

  “速霸啦啦!安啦!”

  水财不由一阵脸红。

  不久,他已被到匾前,他果真伸手按上灰发.那知,他一按上它,它立即深深镶入匾内一寸,他不由一怔!群豪不由为这套‘透体传劲’而折服!掌声亦随之响起。

  符星微微一笑,便送水财返座。

  水财踏踏地面,又望向贺匾,不敢相信的摇摇头。

  符星便又陪众人叙及畅饮着。

  黄昏时分,各派之人已被安排住入酒楼、客栈及民宅,符星却仍然和老化子等二百余名酒国英雄畅饮着。

  天亮时分,酒国英雄们方始入客房歇息。

  符星和朱帮主及老化子联袂来到尚在赶工的新屋前,他们转了一大圈,方始愉快的联袂下山。

  朱福道:“盟主!珍宝已出售三十六箱,计取得四千一百余万两银子,除了各分给各派一百万两外.余皆存入银庄。”

  “帮主全权做主吧!”

  “盟主,可否在此地另建一座盟主府?”

  “好呀!”

  “此外,为了维持盟务,可否存三千万两入银庄?”

  “需要如此多吗?”

  “有备无患!”

  “好吧!”

  “另外六十四箱珍宝已有不少北方的大买客在近期内前来购买,所收入之银子可否济助各地之贫困之人?”

  “好呀!”

  “谢谢盟主!”

  老化子道:“盟主何不调教数百人维持盟主府?”

  “好呀!你安排吧!”

  “好!老化子会由各地物有志青少年前来报到。”

  “偏劳!”

  三人行近青园之时,倏见二位老少和尚行来,符星一见是五寺之明大师,立即上前行礼!“阿弥陀佛!恭贺盟主壮志得偿!”

  “全仗大师之指点!”

  “不敢当!老衲行将涅盘,今后恳请盟主照顾敝寺及见心。”

  “是!请吩咐!”

  “恳请盟主时加照顾即可!”

  “遵命!”

  “见心!谢过盟主!”

  “是!铭谢盟主!”

  “不敢当!见心!来!”

  说着,他已轻按着见心头顶之‘天灵’。

  见心立即趺坐运功。

  符星立即徐徐贯入功力道:“见心!凝神、静心!”

  见心立即汇合热运功着。

  不久,他已汗下如雨!他的全身骨骼更是毕剥连响。

  符星一收掌,见心便继续运功。

  明合什道:“永铭肺腑!”

  “不敢当!大师何时涅盘?”

  “后天子时!”

  “在下定会恭送大师!”

  “阿弥陀佛!感激不尽!”

  立见见心嘘口气,起身合什道:“铭谢盟主玉成!”

  “别客气!常来走走!”

  “是!小僧告退!”

  说着,他们已合什转身。

  不久,他们已消失于远处。

  符星嘘口气,道:“好美的阳光,走!再去喝几杯?”

  “呵呵!不对,该喝几坛!”

  “哈哈!对!多喝几坛!”

  三人便欣然入庄畅饮着。

  ———全书完———
上一章   双龙抱   下一章 ( 没有了 )
群英争雄逍遥神剑手王对王剑霜刀风马踏边关波霸碰拳头跑马郎君临天下双绝奇侠红唇族之赌
全书免费发红包的qq群网精心为您提供了松柏生创作的武侠免费发红包的qq群《双龙抱》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十八章一片柔情系郎心免费在线阅读。更多类似双龙抱的武侠免费发红包的qq群尽在全书免费发红包的qq群网,如果好看记得告诉您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