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棍王巴大亨》第十七章巴大亨班长免费在线阅读。
全书免费发红包的qq群网
全书免费发红包的qq群 免费发红包的qq群 科幻免费发红包的qq群 乡村免费发红包的qq群 网游免费发红包的qq群 仙侠免费发红包的qq群 竞技免费发红包的qq群 热门免费发红包的qq群 都市免费发红包的qq群 言情免费发红包的qq群 穿越免费发红包的qq群 灵异免费发红包的qq群 军事免费发红包的qq群 官场免费发红包的qq群
免费发红包的qq群排行 校园免费发红包的qq群 推理免费发红包的qq群 总裁免费发红包的qq群 同人免费发红包的qq群 架空免费发红包的qq群 玄幻免费发红包的qq群 武侠免费发红包的qq群 综合其它 经典名着 短篇文学 重生免费发红包的qq群 历史免费发红包的qq群 全本免费发红包的qq群
好看免费发红包的qq群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全书免费发红包的qq群网 > 武侠免费发红包的qq群 > 棍王巴大亨?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08? 时间:2019-9-9? 字数:15317?
上一章   第十七章 巴大亨班长    下一章 ( 没有了 )
  飞龙庄西院前面那块广场,此时人影构飞,杀声云耳。

  赵卿卿正挥着十二孔二箫,力抗数不清的高手,在这的劲风里,玉箫响起“呜呜”之声。

  在她的四周,已有不少人陈尸地面,并有一具少女的尸体。

  然而,谁也不顾惜那些尸体,在战中,尸体被践踏得衣衫尽纤,出人体的原形,甚至于腹破肠,也没人去看一眼。

  人墙外面,相隔二十丈多远的花树之下,一位脸色灰败的绯衣老者盘膝枯坐,好似正在运功疗伤。

  赵卿卿叱道:“你们这些狗奴,真是想死呀?”

  立刻有人怪笑道:“丫头,认命吧!别拿大话唬人。”

  赵卿卿冷笑道:“姑娘只是不愿多开杀戒而已,若是只开两个箫孔,那怕不把你们这些狗奴全部震死!”

  那人又道:“我罗壮为偏不信,你不妨试试看。”

  忽闻一声朗笑,巴大亨和二位彩衣少女已奔进广场。

  赵卿卿欢呼道:“巴郎快来,这些人坏死了!”

  巴大亨笑道:“卿卿辛苦了,看我的!”

  赵卿卿皱眉道:“你冲不进来呀!”

  巴大亨笑道:“哇!小事一件,兰姑娘下手。”

  二婢齐声答应,各挥一柄麻姑爪,娇叱声中冲向人墙“金”“银”二团光华起,但闻兵刃碰击,血纷飞。

  罗壮为忙道:“快退!”

  巴大亨笑道:“急什么?聊聊吧!”

  罗壮为挥刀喝道:“小子,吃我一刀!”钢刀挥出似雪刀光,卷起一片寒震,显然的,他已使出了吃的力气。然而,巴大亨只轻轻一抖丝细,一道彩光立即如神龙翻滚,先将钢刀档开,反向敌人手腕经去。罗壮为吃了一惊,疾退二步,转身逃。

  但见巴大亨身法一变,丝细化作一堵五彩高墙将他困在核心,朗声道:“哇!好兄弟,留下来吧!”

  罗壮为此时只登眼前全是巴大亨的身影,看不出那一条才是真影,只得挥刀自保,厉声道:“恶小子,休要人大甚!”

  巴大亨笑道:“哇噪,这叫做‘运’呀,你也未免太肤浅啦,本大亨若真正要你,你早就滚屎了!”

  说完,忽将丝经一收,肃然站在罗壮为面前,由于事出突然,反而把罗壮为得莫名其妙,竟然忘了逃走。

  只听他惑然的问道:“你要怎样?”

  巴大亨笑道:“哇,很简单,请你吼两个字‘住手’!”

  罗壮为喝道:“这个办不到!”

  巴大亨沉声道:“哇!马上办!你自己瞧瞧吧!”

  罗壮为回头看去,只见遥在五六丈外,金光银光织成一个绝大的囝球,圆球外面躺着不少血馍糊的尸首,想是方才要逃生的帮众又被赶回一处,变成侍宰的羔羊,不住心头一凛。

  巴大亨喝道:“哇!大势已去,你还犹豫什么?

  罗壮为豪气尽失,松手任刀跌落,长叹一声道:“小侠说得有理,但我是一个有名无实的副帮主!”

  巴大亨微感意外,问道:“谁才是真正有权?”

  罗壮为道:“本帮四大护法!”

  巴大亨忙道:“是不是千手剑、百龄机,八方象,三世尊四人?”

  罗壮为点点头道:“正是这四位老前辈。”

  巴大亨仰天笑了一阵子,道:“哇!若是这四个老鬼,你老兄大可以安心啦,本大亨大慈大悲,不忍他们在世受苦太久,早已超渡他们‘回老家啦’!”

  罗壮为失声道:“真的呀!”

  巴大亨笑道:“哇,本大亨从不开‘空头支票’的发令吧!”

  事已至此,罗壮为已无从雄辞,探袖拿出一面金字缔龙的红旗,高学过顶,喝道:“飞龙归位,潜龙升天,本帮兄弟停圈听命!”

  老实说,大夥帮众早已没有兵刃抵抗,连加那位居剑士首领的上官能也是两手空空,任凭别人宰割。

  但赵卿卿深知巴大亨不愿多杀,足以获得二婢接应,趁敌人惊逃之际,迅速冲出重围,与二婢反将逃散的敌人围在一起,听巴大亨处置。

  此时一闻罗壮为下令停阅,立即停下身子。

  大夥帮众人人面惊容。

  上官能脸愧,咳咳两声道:“副帮主,这是怎么一回事?”

  罗壮为与巴大亨移步上前。

  只见除了躺着十几具尸体以外,遍地是断刀断剑,不轻轻一叹,道:“本座为保本庄兄弟性命,接纳巴小侠意见停战。”

  巴大亨正容道:“哇换!作犯科是黑鹰令主他们几个混球,你们只是奉命行事,根本与你们扯不上任何关系!”

  帮众脸愧,低头不语。

  巴大亨又恢复玩笑不恭的笑道:“哇!这里是个是非之地,你们去里面带些值钱东西,各自回家乖乖做人吧!”

  罗壮为恭声道:“请问小侠,有何需要我们效劳的?”

  巴大亨颉首道:“哇,你知不知道黑鹰令魔在何处?”

  罗壮为摇头道:“不知道,四大护法可能知道,可惜已经死了!”

  巴大亨笑道:“哇,没关系,本大亨自己去找,对了,打了老半天,麻烦你吩咐厨房,准备一些吃的吧!”

  罗壮为点头道:“没问题!”手一挥帮泉立即各自去整理行李去了。

  罗壮为一定,赵卿卿带了二婢上而,微羞着脸笑道:“巴郎,你不会怪我吧,我乔装你先来打二阵,反而辱没了你的名声。”

  巴大亨一听这话,便知她早已和章红娣的好了,不笑道:“哇!没关系!如此一来,‘巴大亨’三个字更是‘噎噎叫’,对了,听说你被骗进密室,是怎样才能够出来的?”

  赵卿卿柔声道:“妾用这管玉箫量一量密室各处尺寸,立即悟出墙上所漆的纹理不一,而悟出打开密室的方法,小东那丫头在高兴之下,打翻了油灯,又引发地底的炸药,若不走快一步,当真尸骨无存。”

  巴大亨失声道:“小东可是炸死了?”

  赵卿卿惶然下泪道:“没有,她是到此地才被那夥凶徒打死的。”

  巴大亨轻拍她的香肩,道:“人死不能复生,走!吃饭去啦!”

  夜幕渐惭低垂,星河摇曳,灯映波红。

  人去庄空,一座广裘数十亩的飞龙庄,黑沉沉如同鬼城。

  突然木兰娇叱一声:“是谁?”

  巴大亨和赵卿卿同时一惊,急转头看去,但见一道劲装女子倩影,钴在与敌搂并列的另一座屋顶上。

  那人喝道:“叫巴大亨出来!”

  巴大亨一听口舌立知是谁来了,忙笑道:“原来是庄姑娘,巴大亨在此!”话声中已走到木兰身侧。

  赵卿卿跟了过去,哼道:“你来找巴郎干么?”

  那人正是庄幼雄,只听她轻嗤一声道:“没你的事,姓巴的,跟我来。”言讫,返身逸去。

  巴大亨轻声道:“卿卿,我去看这‘恰查某’搞哈米花样?”

  “小心啦!”

  “安啦!”

  巴大亨走后,赵卿卿越想越不放心,便悄悄跟了下去。

  谁知,她绕了老半天,却一直不见人影,心中一急,轻功提至极限四处寻找。

  反说,巴大亨跟着庄幼雄走了半天,进了一个,巴大亨打量四周,只见乾挣异常,笑道:“哇!这里倒是幽会的最佳场所。”怪的是一向泼辣凶悍的庄幼雄却不理会巴大亨的打趣,自己先行坐在地上,柔声问道:“你在什么地方遇上无愁居士的?”

  巴大亨深感意外的间道:“哇!你!”

  庄幼雄笑道:“没什么,坐下来谈吧!”

  “哇!笑里藏刀,准没好事!”坐下身子,仔细再打量一下,苋无异状,只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似胭脂香,又似人体香!”庄幼雄柔声间道:“我在间你话呀!”

  巴大亨红着脸道:“无愁居士是姑娘的…”

  庄幼雄颓然道:“爷爷…”

  巴大亨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

  庄幼雄柔声道:“他老人家的遗物呢?”

  巴大亨正容道:“他老人家曾一个小瓷瓶,一卷掌法,和一面‘双龙玉令’给我,但除了小瓷瓶外,掌法及令牌早已被人夺去。”

  庄幼雄急道:“是谁夺走的?”

  巴大亨笑道:“哇,姑娘可记得把我带离高塔的那天,你和两位小姑娘在树下手的事?”

  庄幼雄一想起自己的鲜作,不由笑了起来。

  这一笑恍似鲜花乍放,动人心弦,巴大亨看得全身一震,喃咕道:“哇,这‘恰查某’还真美哩,人的!”

  他不由痴痴的望着庄幼雄!

  庄幼雄伸出右手拨拨盖在右耳的长发,娇声说道:“你这个人怎么搞的嘛?我的脸上又没有长花,有什么好看的!”说完白了他一眼。

  巴大亨好似被一颗炸弹榔中般,全身一震,苦笑道:“哇!你的脸上并没有长花,不过,却比花好看,哇!哇!我怎么一直没有发现呢?”

  庄幼雄低声:“是不是因为我太凶了!”

  巴大亨笑道:“标准答案,哇,以前的你实在是凶巴巴的,简直比母老虎还要凶呢!真是令人受不了!”

  庄幼雄苦笑道:“我的脾气本来就不大好,可是每次一见到你跟那些女人厮混在一起,我心中就更气,实在克制不住!”

  巴大亨暗忖:“哇!原来是在吃味啊!妈的!女人心,海底针,‘恰查某’突然采取‘笑脸攻势,一定有阴谋的!”

  巴大亨一口长气,道:“在你们手前好几天,那卷掌法和玉令牌就是被那两位姑娘所夺去的。”

  庄幼雄回忆当时情景,也曾听那姑娘说过什么“双龙玉令”才引起自己现身抢夺的,当下点点头道:“那么,你把瓷瓶交给我好了。”

  巴大亨琨出瓷瓶,缤道:“哇!有一件事我必须事先说明一下,令祖将瓷瓶交给我的时候,原装有不少治伤良药,但我一见令祖伤势很重,已全部给他服用,只剩下空瓶,此刻所装的药物乃是几位友人所有,容我驳了出来,方好回姑娘。”

  庄幼雄含笑不语。

  巴大亨将瓷瓶交给庄幼雄,又授:“请代我向令尊陪个罪!”

  庄幼雄突然悲声道:“我爹快要死了!”

  巴大亨吃了一惊道:“哇!这是真的呀?”

  庄幼雄合泪点头道:“我爹自获悉误伤我爷爷之后,心情一直闷闷不乐,吩附清楚后,便终闭门不吃不喝,终于病倒了,鸣…”

  “哇!‘恰查某’也哭啦!不得了!”

  巴大亨正道:“瓷瓶装了不少治毒治伤之灵药,经螭龙瓶装过十几天,效果更好,也许能够挽救令尊一命。”

  “巴大哥!”庄幼雄悲感集,投进巴大亨怀中放声痛哭。

  事出突然,巴大亨慌了手脚,张大嘴巴,不知说些什么?

  庄幼雄可管不了那么多,不但哭,而且着身子,搞得巴大亨混身火热,却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最奇的是,中那股异香,原本淡淡的断断缙绩的,如今却突然转成浓烈异常,得巴大亨呼吸急促“难受”死了!

  加上庄幼雄边哭顶着巴大亨的身子,动身子“不该碰的地方”也“碰”了!搞得巴大亨血循环加速,鼻息加了。

  他尝试着轻轻的雄开旺幼雄的身子,想不到庄幼雄不但哭得更伤心,双手亦在巴大亨自上扯拉着!

  “哇!这‘查某’怎么在我的衣服!”

  情急之下,擦手擢开身子向外一雄!

  “哇!”巴大亨急忙收回了取手原来他擦手往外一雄,无巧不巧的恰好雄到庄幼雄那对尖浑圆的‘圣母峰’上去,难怪他会慌忙缩回双手。

  在老虎身上招须,就很恐怖了,在‘母老虎’圣母事上“揩油”虽说是无心之失,那罪过可是过大的啦!

  巴大亨静待“判决”!

  谁知,庄幼雄却以“奖励”代替“处罚”双一伸,送了一个又热又长又香的香吻给巴大亨!

  意外的惊喜,巴大亨竟然昏过去了。

  乐昏?吓昏?莫宰羊!

  等他悠悠醒转过来后,竟然发现,自己光溜溜的睡在地上,全身似火在烤般酷热异常,亟需好好发一番!

  庄幼雄光着身子,跨在自己身上,咬牙切齿的幌动着,瞧她又哼又哈的样子,好像十分舒服,又十分紧张的样子。

  “哇!强少男呀!”巴大亨心中暗喊,却不动声的暗中观察着“敌情”以便作为作战的参考。忽登下腹的!粕结的,伸手一摸,触目一瞧,巴大亨不由大叫:“哇!红红的!点粕的!怎么回事?”

  正在“墩歪歪”“神游太空”之庄幼雄,突闻巴大亨这声大叫,心中恍然,不由羞红着脸,声如蚊蚁般叫道:“亨哥!”

  巴大亨见她头大汗,浑身透,心中爱怜加,早已她的“恰”状忘得一乾二净,只听他柔声道:“好妹子,辛苦你啦!换我来吧!”庄幼雄含羞不语的立起身子!

  “叭”!一声,巴大亨那大“瓶”自庄幼雄那细,高鼓的“热水瓶”中“哗啦啦!”的出了血水及。红白间,触目留心!

  巴大亨暗叫道:“哇!这位‘恰查某’的货还真多哩,卿卿的已经不少了,却比不上她,何况‘后面’还有哩!”

  想归想,手脚可不敢怠慢,持上马,沉“开炮”!

  庄幼雄轻“捂!”一声,开启了战幕!

  巴大亨下意识的兴起了报复及怔服的念头。

  他自碰见庄幼雄以来,即一直受她欺侮,受她的气,如今她自动送上门,好不容易远到这种机会,必须好好的利用她一下。

  主意既定,立即展开猛烈的功势!

  “长”“快打”“连环炮”相施展。

  庄幼雄在“开战”之时,还能有攻有守的,可是经过巴大亨那门“巨炮”一阵密集“轰炸”之后,她已垮了!崩溃了!

  她已束起白旗,任巴大亨予驳予求了!

  她只能够做的,只是呻及哼叫!

  巴大亨见状,更加得意“轰”得更起劲了!

  庄幼雄似陷身虎口的羔羊般婉转娇啼!

  “唔!唔…”巴大亨边冲剌边笑道:“哇!你怎么光是在‘唔’!个不停呢?究竟是怎么回事,好歹也要开口说个明白呀!”这种事情教她一个姑娘家怎么说呢?

  庄幼雄照“唔”!不误!

  “哇!你还在‘唔’!好!本大亨要‘用刑’啦!”

  只见巴大亨抱住庄幼雄部,挥动“长戈”用力一项,庄幼雄只登全身一阵酥软,一口气几乎不过来,不由叫声:“哎哟!”“哇?”

  “!”声似蚊鸣!

  “服不服?”

  “服!”

  “叫巴哥哥!”

  “巴…巴哥哥…”

  “哈哈…”巴大亨一乐之下,连连冲剌不已。

  过度兴奋之下,庄幼雄终于晕过去了。

  巴大亨以为她不好意思哼叫,照“杀”不已!

  顺着部不住往下滴着…

  “巴哥哥!住手!”

  巴大亨侧头一望,赵卿卿及章红娣联袂出现在他的身前。

  巴大亨作贼心虚,红着脸道:“我…”

  赵卿卿柔声道:“巴哥哥,我们二人方才在暗中已经明白一切经过了,没你的事,快放下她,否则,会出人命的!”

  巴大亨着那门“巨炮”怔视着二女急救庄幼雄。

  好半晌,庄幼雄悠悠的醒转过来,张目一瞧见赵卿卿及章红娣,又惊又羞,张着嘴,不知如何说才好!

  赵卿卿柔声这:“庄妹妹,不用说什么啦!以后都是自家姐妹了,现在一切全都过去了,你先安心的休息一下吧!”

  庄幼雄却急道:“不!他已中了‘媚香‘!我…”

  赵卿卿叹息道:“庄妹妹,你太糊涂了!”

  庄幼雄羞愧不语!

  章红娣却送速的宽衣解带,苦笑道:“卿姐,我有僭啦!”

  说完,柔顺的躺了下去。

  赵卿卿瞪了巴大亨一眼道:“都是你这‘大家伙‘惹的祸,温柔一点,可不许再‘横冲直撞‘啦!听清楚没有?”

  巴大亨学立正,道:“是!”“死相!”

  巴大亨和章红娣在傍“兴云布两”之际,赵卿卿走近庄幼雄身旁,柔声道:“庄妹妹,你知不知道‘黑鹰令魔’在何处?”庄幼雄点头道:“知道,不过,最好不要去惹她!”

  赵卿卿点头道:“我知道,方才章妹妹已经告诉我了,那魔头武功之高,连雷鞭子,神偷,赌鬼等人亦敌不过她!”

  庄幼雄点头道:“家父就是被她所制,方沦入匪道的!”

  赵卿卿愁容面的道:“偏偏巴大哥那些好友铁牛,马,侯芷皆落入那魔头手中,巴大哥若不去,她便要‘撕票’了!”

  庄幼雄急问道:“是谁说的?”

  赵卿卿道:“方才我在找你们二人时,恰好碰到章妹妹及神偷,赌鬼二位前辈,因此才知道这些事情的!”

  庄幼雄低着头苦思对策!

  超卿卿银牙一咬,低声道:“先帮巴大哥渡过眼前这一关再说吧!”

  月行天顶,时近黎明。

  飞龙庄大废中,神偷及赌鬼守着红泥小火炉对酌。

  只听神偷沉声道:“赌鬼!那婆娘的功力实在高明,我看咱们只有依澄空那老和尚的建议,成全那小鬼啦!”

  赌鬼点头道:“好!只要能制住那婆娘,任何牺牲,在所不惜!”

  神偷抬头瞧瞧四周,骂道:“妈的!这小鬼到那里去混啦!”

  “哇!你这老鬼,敢背后说本大亨的坏话!”

  话声未落,出现了佯装怒容的巴大亨,以及赵卿卿,章红娣以及庄幼雄三位娇羞动人的大美人。神偷笑道:“喔!原来是窝在女人堆里头呀,妈的!你看看!你看看你这件衣服,破了那么个大,也不换一件,真是的!唉!”神偷唱作俱隹,羞得三位大美人恨不个找个钻进去。

  巴大亨左瞧瞧,右看看,终于发现右上衣裂了一个大条痕,心想必是被庄幼雄扯破的,便道:“哇!这是‘装’,你管不着!”三位姑娘差点忍快不住笑出声来。

  神偷知他扯蛋,正在想词要馍他一顿,赌鬼却突然叫道:“美男计,妈的!美男计!妙!我怎么到现在才想到呢!”

  神偷好奇的间道:“什么美男计?”

  赌鬼附在神亿耳旁,连比带说了老半天,神偷终于领悟出来,点头道:“妈的,这是利人不利己之事,你肯干么?”

  赌鬼坚决的道:“妈的!只要能除掉那个‘老查某’出掉心中这口‘鸟气’别说是损失一半功力,就是要命也没问题!”

  神偷伸出右手,喝道:“一言既出!”

  赌鬼伸出右手,紧握住他那右手,应道:“驷马难追!”

  “哈哈…”赵卿卿等三人水的盯着二老,巴大亨知二老个性,闻言知意,不忍二老牺牲功力成全身己,身子一转,右足一跨,就想开溜!

  神偷一纵舟,制住他的道笑道:“小鬼!别想溜!”

  赌鬼对着三位脸紧张的姑娘,笑道:“没什么了不起的事情,这小鬼得很,想要雄卸责任,小鬼,你说是不是?”

  巴大亨苦笑道:“妈的!你这赌鬼想出来的馊主意,狗不通,本大亨一百万个不同意,你少自作聪明吧!”

  赌鬼叫道:“神偷,择不如撞,迟则生变,开始吧!”

  神偷笑道:“强迫中奖!来!”

  赂鬼对着三位姑娘笑道:“三位护个法吧!”

  说完,走近已被神偷“服侍”盘坐在地的巴大亨身旁,盘膝在地,脸肃穆的将功力自巴大亨“自会”输了过去。

  神偷松开巴大亨道,盘膝在侧,绥绥将功力轮了过去。

  三女神色隶穆的在厅外巡视着。

  时间分秒的消逝着,终于大功告成了。

  神偷及赌鬼神色愉快的站起身子,笑道:“小鬼,好好的再运行一阵子吧,今后武林是你的啦,这两本书你好好瞧瞧吧!”只见神偷及赌鬼分自凄中掏出一本“老掉牙”的小册子,置于巴大亨身旁后,便立即凝神静坐了!

  巴大亨醒转过来后,恭敬的向二老一横到底后,开始阅读那二本秘籍,看一下,想一下,如此周而复始的,浑然不知身外一切。此时,神偷及赌鬼已醒转过来,在三位美姑娘服侍下有吃有喝的,好不逍遥!若非担心吵了巴大亨,早就大笑大叫了!

  神偷低声对赌鬼说道:“妈的!这小鬼简直是福通天,胜似神仙,居然拥有三个如花似玉的美娇娘!”

  赵卿卿耳尖,立即笑道:“还有一位大姐,施红英姐姐哩!”

  赌鬼低骂道“妈的!这小鬼前辈子烧了多少好香,才有此福气!”

  章红娣娇笑道:“若是连个施大姐的两个丫头,我那四个丫头一起算进去的话,一共有十个老婆哩!”

  神偷叫道:“妈的!整整一个班,以后乾脆叫他‘巴大班’吧!”

  “哇!我叫“巴大班”你该叫“小弟”了吧?”

  神偷踹了方站起身子的巴大亨一脚,笑骂道:“妈的,你这小鬼,一下子了这么多老婆,也不告诉我们一声!”

  赌鬼亦踹他一脚,叫道:“妈的!我看你会‘英年早逝’的!”

  巴大亨指着那两本册子,叫道:“哇!你们这两个老鬼,是不是在玩本大亨呀,叫我练这个秘籍,又说我会‘提早毕业’,哈米意思?”

  赌鬼红着脸道:“失礼啦!我忘啦!那秘籍一定有效!”

  赵卿卿好奇的问道:“什么秘籍呀?”

  赌鬼方叫道:“没什么…”巴大亨却已一手递了过去,赌鬼不由破口大叫道:“妈的!怕老婆,没出息!”

  赵卿卿低声念道:“易筋洗髓经,黄帝素女经,呸!”

  随手丢了回来。

  巴大亨顺手接过,笑道:“好卿卿!你不要看不起这两本秘籍,它们分别是少林寺及两个老鬼的箱底宝贝哩!”

  神偷得意的轻咳一声,道:“不错,这是你们这辈子幸福的源泉,也是小鬼打败那‘黑鹰令主’的唯一法宝。”三女红着脸低阵不已!

  二老及巴大亨都哈哈大笑不已!

  一轮明月浮上云海,把云海幻作万顷金波,无数高峰幻出云海之上,星棋罗布,恍似大海里面的小岛。

  巴大亨带着赵卿卿,章红娣在庄幼雄引导之下,晓行夜宿朝黑鹰帮总舵前进。不知已经离开君山有多少远。虽在赶路,但由于巴大亨诙谐百出,倒也不觉得累。

  这一天,四人来到巫山十二小窖中的“迥鹰岑”庄幼雄面色突转凝重的道:“巴大哥,二位姐姐,窖顶即是‘飞鹰帮’总舵。”

  巴大亨轻松的道:“哇,别紧张,今看我!”

  说完,轻松的向四周打量着。

  陡闻巴大亨轻“咦”一声,仔细一打量,对三女笑道:“哇!是你们公公来啦!走!咱们快点赶去会合吧!”

  说完立刻扬声高呼:“爹!”

  双方奔势迅疾,刹那即碰面。

  巴大亨一见神剑子立即叫道:“爹爹,孩儿来了!”

  超卿卿,章红娣,庄幼雄,躬身一拜道:“爹爹!”

  神剑子含笑答礼道:“你们和这位施姐姐相见吧!”

  章红娣取出花兰及木兰送回的麻姑爪,双手捧向施红英,含笑道:“施姐姐,你的宝刀找回来了。”

  施红英接过后,感激的道:“谢谢章姐姐!”

  章红娣向巴大亨一指,悄悄道:“姐姐该谢那人才对!”

  施红英不住粉脸飞红。

  只听巴大亨笑道:“爹,你要去那里!”

  神剑子微笑道:“飞龙庄口为父自与你分手那天送出一支鹰令不久,就遇上施姑娘也要送鹰令,问知是你们的计议,不料第二天又截下一只信鸽,搜出密函,才知是马全岭的事,乃是由飞龙庄内的四凶主持,因此要赶去飞龙庄来个釜底薪,除去这些坏蛋。”

  巴大亨失笑道:“爹!你不必去啦,四凶已死,飞龙庄亦散啦!”

  神剑子听完巴大亨叙述之后,问道:“亨儿,你们要去那里?”

  巴大亨忙道:“赴黑鹰令主之约。”

  当下详细的将赴约始末说个明白。

  神剑子道:“啊!这儿就是那魔头的巢呀,今就犁庭扫吧!”

  突自客项传来清晰语音道:“小鬼,你终于来啦,我叫‘黑儿’下去接你,就你一个人上来,不准闲杂人员上来。”

  神剑子一听那语吾能够自千丈峰顶传来,这份内力实在太过于惊人骇俗,当下叮嘱道:“亨儿,小心些!”四位姑娘亦忧形于的再三叮咛着。

  巴大亨朗声道:“安啦!你们在此等好消息吧!”

  突觉一阵劲风带过,降下了一只极大的黑鹰,只见它颈项约有四五尺长,如儿臂,身躯庞大,英武逗人!

  “哇!好货!怪不得黑鹰帮以你做标志,你少瞪我,我一定要收伏你,带着婆婆遨游天际,好不逍遥!”

  跨上鹰背,喝声:“起!”

  劲风一掀,直上窖顶。

  去势似电,眨眼即至峰顶。

  巴大亨飘身落地后,只见铁牛,马毕青及侯芷皆神色木然的一排立在案顶,在他们三人面前俏立着一位卅余岁妇。

  “哇!你们这三个家伙原来是在这儿陪伴大美人,怪不得一直找不到你们,我还以为你们已经‘毕业’了哩!”

  铁牛三人苦笑着不语!

  那妇轻启香,娇声道:“少年人,别急,咱们光商量好事情以后,我会议你们聊得过瘾的!”

  巴大亨笑道:“‘恨号’!美丽的姑娘,‘好毒又毒’(你好吗?),我叫‘巴大亨’,很高兴见到你,愿你青春永驻!”

  那妇格格笑道“巴大亨,好名字,闻名不如见面,你这张嘴果然能言善道,不知‘下面那张嘴’,是不是也这么行?”

  “哇!又是一个‘三八阿花’,哼,要扯就扯吧!”

  巴大亨长笑一声道:“哇!你是说我那张‘鲤鱼嘴’呀?安啦,不会令人失望的啦,可惜,你没有机会试试看!”

  那妇笑道:“机会是由人创造的,我有把握一定可以好好的试试那张‘鲤鱼嘴’,你敢不敢和我睹一把!”

  巴大亨笑道:“要赌一把,可以奉陪!不过,有些事情我想先清楚以后,咱们再好好的睹一把,赌注不妨大一点!”

  “好!你说吧!”

  巴大亨轻咳一声,道:“请问芳名?”

  “丘秋!”

  “丘秋?玉笔书生丘达和你有没有关系?”

  丘秋恨俱的道:“别提那位风的人,他不配作我的父亲!”

  巴大亨奇道:“哇,丘达那么一大把年纪了!按理说、你也该有五、六十岁了,怎么看起来还如此年青美丽呢?”

  丘秋娇笑道:“我自‘造化固’怪出‘象牙塔’之所在,得了不少的宝物,其中有一粒‘青春永驻’丸,造成我如此青春美丽,满意了吧!”

  巴大亨闻言变,叫道:“哇!原来那些宝贝都已被你得去了,对了,莫非你就是那位‘黑鹰令主’?”

  丘秋点头道:“不错!孺子可教也!还有没有疑问?”

  巴大亨叫道:“没有啦!来赌吧!”

  他那话别说完,侯芷却直眨右眼暗示着!巴大亨信心十足,毫不理会他的暗示,含笑等着丘秋的答覆。

  丘秋笑道:“少年人!别急!我先进去准备一下,你们几位好朋友睽别已久,好好的聊一聊吧,我先走一步啦!”

  说完,婀娜多姿的离去。

  巴大亨看着那波似,终于戮眼了。

  当他回过神,却见侯芷三人正忧心如焚的望着他。

  巴大亨不由破口大骂,道:“哇,那‘老查某’走路这么好看,你们怎么不看,反而直瞧着我?哇,你们变态想搞同恋呀?”

  侯芷一向谈笑风生,嗓门奇大,此时却有气无力的笑道:“好看?我们根本不敢看,你先看一看铁牛的模样吧!”

  巴大亨摇头道:“不用看啦!又瘦又乾的!是不是吃坏了肚子一直‘拉稀’,或是得了什么暗病呢?”

  侯芷摇头苦笑道:“都不是,他是得了‘风症’?”

  “哇!‘风症’?淋病?梅毒?但也不该瘦成这个样子呀?”

  侯芷叫道:“妈的!自作聪明,铁牛是被丘秋乾的!”

  巴大亨闻言变,叫道:“哇!你们三人全是被她成这付德呀!真笑,三个人怎么搞不过一个‘老查某’呢?”

  马毕青口道:“大哥!那女人实在很利害,她一笑,我自然而然的想要搞,可是每次一搞完,总是三天起不了状!”

  巴大亨惊道:“素女偷元!”

  他迅速的自凄中掏出庄幼雄还他的那瓷瓶,倒出三粒补气药丸,道:“真元亏损过度,怪不得不成人样,快服下吧!”

  随手将那瓶药递给侯芷,吩咐道:“猴子,你们三人每隔一个时辰,各服一粒,哇,我进去替你们报仇!”

  铁牛拉住他,求道:“大哥,千万别进去,你搞不过她的,我以前能够一次摆平三个女人,但是在她那儿,却支援不到一个时辰!”

  巴大亨笑道:“你以前搞的是普通女人,那‘老查某’修炼过‘采’大法,你当然不是她的对手啦!”

  马毕青不服的叫道:“那三个女人是‘鬼手’崔仁的爱妾,都有一身好武功,并不是普通的女人!”

  巴大亨叫道:“对了!神偷及赌鬼去摧毁‘天霸王赌坊’时,你们怎么那么命大,能够逃过那一劫呢?”

  马毕青苦笑道:“大哥,你去赌场的那一天,那三个女人便偷偷的带着我们三人溜掉了,铁牛天天吃喝玩乐,我却当起管家婆了!”

  巴大亨笑道:“别人在,你在扫卫生纸,不好受吧!”

  马毕青乾笑道:“的确不好受!不过有吃有喝的,倒也勉强过日子,可惜好景不常,被‘老查某’派人逮到这里,妈的!”

  巴大亨笑道:“铁牛,我看你的‘灾情’最惨重,能不能把那‘老查某’的底细透一些,以便我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铁牛苦笑道:“丘秋‘那话儿’忽松忽紧,心更有股力,往往令人情不自门大开,一千里,不可收拾!”

  巴大亨叫道:“那不是早就翘翘了吗?”

  铁牛摇头道:“也不会,她总会在紧要关头,点你一指,你自然而然的会‘停工’,只是,全身似虚般,动弹不得!”

  巴大亨间至此,怒气冲天,骂道:“哇!老妖婆,罪恶贯,本大亨今若是不除掉你,誓不为人!”

  侯芷溺冷水的道:“很难!很难!前阵子有三个老鬼自峰下冲上来接她,结果还不是一一被她打败,狼狈而逃!”

  巴大亨心知那三人必是雷鞭子及神偷、赌鬼,心中不由提高警觉,笑道:“安啦!斗力不行,我会斗智的!”

  三人犹要劝阻,巴大亨却挥手笑道:“哇!别再说那些丧气话啦!打起精神来,在此静候佳音吧!拜拜!”

  身子似电,冲进一座富丽堂皇的大厅之中!

  只见丘秋身着粉红色绿缕,玲珑牙材忽隐忽现,双手各持一杯酒,含笑俏立注视着大步行进的巴大亨!

  巴大亨从容的上前接过酒一饮而尽,叹道:“哇,真是好酒,令主你穿这么少,不怕得了‘感冒’呀!”

  丘秋娇笑道:“为情伤风,为爱感旨,值得!你不伯酒中有毒呀!”

  巴大亨豪气万丈的笑道:“为情中毒,为爱死亡,值得,何况令主一代霸主,愧煞须眉,何须酒中下毒,徒留笑柄!”

  丘秋肃然道:“好明识,再敬你一杯!”

  “多谢令主,来!本大亨回敬你一杯!”

  三杯过后,丘秋指着桌上骰盆内的三粒骰子,笑道:“少年人,你的赌技高超,技本令主手下的‘天霸王睹坊’本令主早思领教,今有此良机,咱们也赌一把吧,你先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约!”

  巴大亨拿起骰盆轻轻一摇一听,笑道:“没假!比大?比小?”

  “你以‘比小’赢了我那‘天霸王赌坊’,今我也要以‘比小’来嬴你,咱们现在先谈谈赌注吧!”

  巴大亨笑道:“哇,很简单,输的人任对方处置。”

  “很乾脆!请!”

  巴大亨不再客气,抓起骰盆轻轻一摇,旋又放下!

  “开宝吧!”

  巴大亨手一掀,笑道:“不用看,准是一点!”

  果然不错,又是那招成名作“三龙献珠”三粒骰子叠成一起,最上面赫然是个大红‘一’点。丘秋笑道:“果然高明!”

  手学骰盆,轻轻一摇“当啦”一声,置于桌上。

  巴大亨笑道:“开宝吧!”

  丘秋织手一掀,笑道:“你输啦!”

  巴大亨神色一变,摸模骰盆后叹道:“高明!你赢啦!”

  原来丘秋所摇出来的同是‘三龙献珠’,唯一不同的是那‘一点红’不见了,比一小,巴大亨未思及此,只有服输的份啦!

  丘秋以优美的动作下了那件丝缕,那具充女人风味的美丽体,大大方方的完全呈现在巴大亨眼前。

  巴大亨暗付:“哇!完美的杰作,卿卿她们犹逊她一筹,是好是歹,要看老鬼那本鬼秘筵是否有效了!”

  丘秋莲步轻移,来到巴大亨面前边温柔的替他卸装,边笑道:“我要试试你那张‘鲤鱼嘴’,行吗?”

  说完,嫣然一笑!

  巴大亨暗中凝神以对,表面上却装作痴状,笑道:“行,别说是赌输了,就是赌赢了,我也心甘情愿自动奉献!”

  说完,凑进身子,含住丘秋右着,着!

  “嘻嘻!急鬼!等我把你的衣服了再来吧!”

  巴大亨不管那么多,边,边在他身上到处“揩油”!

  “嘻嘻!你这孩天真是又急,又顽皮,咦?”丘秋伸手一掏巴大亨那门“互炮”只觉它又热,又,又长,而且在她的手中“活蹦跳”“不安份”极了!丘秋不由暗暗得意道:“又是一只‘童子’,哼!还不是像“冲天炮”一样,天高,但是‘吧’的一声,完啦!”

  只见她右手随意一挥,那酒,酒杯及骰盆立即轻飘飘的飞向墙壁“哨”的一声,平平整整的嵌在壁上。

  巴大亨右眼一膘,暗暗一震,故作急状,道:“令主!我!”

  丘秋仰睡在桌面上,笑道:“看你的啦!”

  巴大亨身子一曜,在丘秋身上,沉进,一剌没中,歪啦!

  丘秋笑道:“好宝贝,别急,姐姐带你‘进门’吧!”

  玉手扶“”对正“口”笑道:“请进!”

  “谢啦!”

  巴大亨佯作“笑鸟”猛烈的冲着,杀着!

  丘秋间目享受着,戒意完全解除了!

  半个时辰犹不到,突听巴大亨闷哼一声“那话儿”一阵抖动丘秋心想差不多啦,便将心完全松开,准备“采喝补”!大亨捆握这一刻,提足功力“那话儿”暴倍余,紧紧抵住丘秋心“巨鲸取水”“鲤鱼嘴”开始啦!

  “你!”丘秋发觉不对,固元关时,已时不予我,只听她凌厉的呼叫一声,扬手劈,却已全身乏力的昏过去了!

  巴大亨一面着装,一面看着容貌变得又老又丑,已然气绝的丘秋,叹道:“丘秋,玩火者,终必自焚,你就早点‘上路’吧!”

  躲在厅外偷看战况的侯芷三人立即冲进厅中,联手抬起巴大亨抛往上空,高声欢呼:“王巴大亨万岁!”
上一章   棍王巴大亨   下一章 ( 没有了 )
双龙抱群英争雄逍遥神剑手王对王剑霜刀风马踏边关波霸碰拳头跑马郎君临天下双绝奇侠
全书免费发红包的qq群网精心为您提供了松柏生创作的武侠免费发红包的qq群《棍王巴大亨》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十七章巴大亨班长免费在线阅读。更多类似棍王巴大亨的武侠免费发红包的qq群尽在全书免费发红包的qq群网,如果好看记得告诉您的朋友哦!